大都好物不坚牢。

【联五】国庆日

·》是之前毙了的耀诞,找出来草草收个尾,不看也没关系,然后继续失踪


·〉》联五友情向


此时此刻,联邦的航空星总部如同狂风过境一般混乱,负责人路德维希·贝什米特看着被挂断的通讯,脸色铁青。技术总负责人本田菊冷着脸说:“虽然在继续尝试,但是对方似乎没有和我们继续交涉的意愿了。”


“可以将其视为开战的挑衅吗?”议会监督员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问,“如果是这样,就需要联系一下议会和军部,请求派遣专员。毕竟航空局的下属宇航员没有足以营救人质的素质……你有什么建议吗?”


“向议会请示,下派对外科专员,执行救援任务...

【耀诞】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

·》耀诞

·》超能力系,无cp

  @2018耀诞企划主页 感谢。


——


      狼狈的逃跑路上,王耀又差一点撞上了电线杆,他知道是弗朗西斯干的好事,也知道那四个阴魂不散的家伙已经离他很近了。他一撩身上这在新世纪显得格格不入的白袍,跃上了金属的广告牌,回头一瞥,一股寒风扑面而来,紧随其后的是从摩托车上一跃而起的伊万·布拉金斯基。


      “嗞啦——”...




洗粉

我脾气很差,生理性厌恶对家和ooc,但就是有个不去对家文下跳的好习惯。

我自知水平不高,但自不量力也见ooc必嘲,跟你是不是对家没有半毛钱关系。

老黄历还能被人翻出来我是真没想到,大张旗鼓怕不是被害妄想症和被槽就甩锅给对家ooc并发症又发作了。

希望粉里拿我文当对家文看的自己退散一下,或者喜欢某些ooc巨佬的就动动手指取个关,我们都不少一块肉。

最后这是我lof,爱说什么说什么,看不惯你冲上来咬我啊,我不和疯狗计较的。

看情况决定删不删。


9.9 00:05

我服了,一开始挂文的本来就是你圈人,看看雷文吐槽然后私信排雷有什么问题吗?我真实震惊。

【一个置顶】


——龙临,称呼随意


——APH/Fate/凹凸世界/小英雄/刺客伍六七/宝国(优先度递减)


——心头好:王耀、吉尔伽美什(不分ac),政哥哥,嘉德罗斯


——原则我厨左位,我闪、我政除外(?)其实混沌恶,无意触雷没关系,有意ky者原地爆炸。


——活在假期,死在平时,自暴自弃,基本不更


——推荐很杂很多,建议屏蔽


——长年躺列,扩列私聊


——极端护短


——长期约稿,非假期私人25r起,假期私人35r起,商稿再议



——本条不定时更新

以上。

乌鲁克荣光永存!

【金钱】蟹黄面

·》金钱,耀米,国设

·》写完看标题饿得一批


后来王耀再去吃蟹黄面的时候又碰到了阿尔弗雷德。美国青年意气风发的样子,筷子用得磕磕绊绊,但总比第一次让店家拿叉子来的好了。


阳澄湖的大闸蟹肥了,好这一口的人天天涌过来。外国人不大通晓上海的弯弯绕绕,只知道听上几曲,和杜月笙打打枪,最后在不夜城里昏昏沉沉,只有他是被王耀带到这里来的。


他一开始还不太想吃,便问王耀这是什么东西,王耀说这是蟹,蟹黄蟹肉都给你拆出来的享福吃法。阿尔弗雷德惊讶地笑了,问店家要叉子。店家没有,他就等着自己的保镖去买给他。一把冷冰冰的银灰色叉子包在白净的餐巾纸里放在桌上,阿尔弗雷德一拿起餐...

【Fate/APH】Zero

·》自嗨

·》fate圣杯战争AU


—Saber—

意大利,占地千亩的庄园灯火通明,每一个窗口都照耀出暖黄色的光。仔细看去,那些光源都是以魔力催动的照明石。这庄园主人的孩子,瓦尔加斯一族的小主人,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正在他的房间内试验着圣杯战争的召唤阵。

“没有关系的,我连圣遗物都没有放啦。”费里西安诺象征性地从墙壁上取下一把佩剑扔在召唤阵中心,高声阻拦着外面敲门的长辈,“我要开始了哦?”

根据之前的试验,这一次召唤应该可以进行到英灵的虚幻影像凝结为实体之前,令咒还没有正式浮现,然后召唤阵就会崩溃,英灵召唤就此失败。

“宣告。”费里

【侠明】直到我想起你

1.侠明

2.用了新剧情暗香线中“睿师姐”的身份

3.全文很长,慎

4.巨ooc


直到我想起你,你才被埋进坟墓里。


——————————————


你的长发如月光。

有人曾这么偎在方思明肩头,挑起他的银发评价。女子的面孔白的不像话,红唇却红如烈焰,像是久未见光的鬼魂,她凑到方思明耳边,尖利的护甲轻轻靠在方思明跳动的大动脉上,他却一点反应都无,只听女子在他耳边说:“方师弟,你说,对一个人的好,是在意她的性命,还是在乎她的心。”

女子不等他回...

【耀菊】sakura

·》极东,耀菊,黑道pa

·》逆向花吐症,见面即死,只有远离和遗忘能治愈


——————————————


“非常抱歉,少爷的病情突然反复,今天的会面也不能来了。”黑衣的女助理接完电话,用流利的汉语对着沙发上等待的黑发男子这么说道,然后恭恭敬敬地朝他鞠躬。还没等坐着的男人发话,旁边站着的另一个年轻男人抢先问道:“这是本田家第三次失约了,我们认为前几次的会面相当顺利,双方都很满意。如果本田少爷身体不便,我们登门拜访也未尝不可,可为什么本田家不仅屡次三番毁约,而且也拒绝了任何见面的请求……我可以理解为...

1 2 3 4
© CHvi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