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我血荐轩辕。







主aph,fate,凹凸
推耀、黑三角、联五、金闪闪,嘉德罗斯

cp向:耀all,嘉all,闪all本命。黑三角内不明显互攻;嘉瑞嘉无差。咕哒闪无差亦可。
国设极东红星爱情向不动且拒。
其余随便,不挑。

头像是wlop的!我爱他一辈子!

【耀法】

@洛何 

1.耀all,微量联五,主美食组,耀法,表里不一学神耀×老师法
2.专业知识瞎掰

01
踏上这座城市的土地,弗朗西斯忍不住给他在中国的从未见过面也没看过照片的笔友发了条消息:我到了。
过了一会儿,一条消息跳出来:上课呢,别烦我,晚上找你。
弗朗西斯笑笑,根据亚瑟给他的地址来到一幢公寓楼前。金发男人等在门前,看到弗朗西斯的时候朝他招了招手。
“房子在七楼,702。记得帮楼上拿快递。”亚瑟把门禁卡丢给他,匆匆走了。
弗朗西斯愕然地看着他,还以为亚瑟要对着他冷嘲热讽一番,现在居然就这么走了,实在不是他的风格。弗朗西斯转过身,刷了卡进了楼。
房子很好,两室一厅,价格也便宜,也不知道亚瑟哪里找来的。弗朗西斯正想着要不要和楼上的邻居打个招呼,就在这时,亚瑟发来一条短信。
“楼上是高三生,没事别打扰他。其他注意事项在邮件的附件里,注意查收。”
好嘛,注意事项可以写一页纸。服气。
弗朗西斯看了一遍亚瑟发来的附件,感叹起了这个楼上邻居的麻烦程度不亚于自己的老友亚瑟柯克兰。
于是弗朗西斯象征性地将这张纸打印下来贴在冰箱上,就去整理自己的行李了。他明天可是要去上课的。
弗朗西斯是作为某个重点高中高三法语班的班主任和老师来到中国的。当然,是作为将要去法国的学生和法语有点吃力的学生的“补课老师”存在的。不然也不会在毕业前夕被应聘来。
作为高三依然被破格允许存在的法语班,这里面的学生肯定个个都是精英,管理起来也应该不用费什么心——至少在他第一次收作业之前是这么想的。
“为什么这里只有39本?我们班不是40个人吗?”弗朗西斯叫住了班长阿尔弗雷德,朝他扬了扬名条:“你没有记他的名字?”
阿尔弗雷德愣了愣,随后恍然大悟一般地说:“哦对,老师你是新来的。王耀他不用交作业,老师你不用管他。”
“???”
在阿尔弗雷德好心的解释下,弗朗西斯总算是对这位学生有了一个初步的了解。
王耀,这所中学的校级男神,成绩高,体育好,人缘广,多才多艺,但只有一个问题,就是他不·交·作·业。
这可以说是非常妙了。
他的历任老师对此完全没有异议,毕竟人家的成绩摆在那里也不好说什么。不过弗朗西斯却是很好奇这个人,他看了看座位表,王耀坐在最后一排的角落里,把自己隐藏得很好,弗朗西斯甚至完全回想不起那里居然还坐着一个人。
这节课是数学课,弗朗西斯也没有课,于是走出办公室,摸向法语班的后门。
弗朗西斯发动班主任秘技:暗中观察!效果拔群!
王耀的座位靠在门边,弗朗西斯只要稍微低下头就能看到王耀的头顶还有藏在桌板下的东西。
本来以为王耀在睡觉或者是在玩游戏,可是放在王耀桌上的东西分明就是一本书,一本数学书,一本内容是大学微积分的书,而且全是法语。
哇中国学生真可怕。
弗朗西斯正这么想着,王耀仿佛感到有什么人在看着他,于是转过头来。弗朗西斯惊讶和赞叹的表情还没来得及收回去就被王耀看了个一清二楚。于是王耀出于礼貌,也是对弗朗西斯扒在后门看他们上课的行为感到好笑,朝他笑了一下。
王耀使用技能:回眸一笑!效果拔群!
弗朗西斯愣了一下,然后激动兴奋地转身离开了。
美人!
一回到办公室,他就迫不及待地给笔友发去消息。

02
晚自习被王耀翘掉,去了学生会筹备毕业典礼。王耀当然不用担心大学的问题,他已经通过了法国最好的理工学院之一的面试和笔试,在今年九月就将前往该大学留学,所以每天晚上都往学生会那里跑,跟踪毕业典礼的进度。
“怎么样?我们班级的节目类型你们决定好了没有?”王耀抱着一杯茶窝在沙发里,学生会长伊万从一叠纸里抽出节目单:“阿尔没有和你说吗?哈,果然是个蠢货。……你们被安排下来是舞台剧,毕竟你们一群人的大学啊,出路啊早就找好了,能者多劳嘛。不过看你的反应你们应该也没决定演什么了,总之赶快报上来吧。我们道具就可以准备起来了。”
“嗯……我会告诉阿尔弗的,麻烦你了。”王耀缩了缩身子,歪头笑笑,大半身子随着这个动作更是往沙发里陷去。
他无视学校的规定从口袋里摸出手机,自己的法国朋友给自己发来信息,说是在任课的中学碰到一个美人。
王耀轻蔑地笑笑,飞速打字回复他。

「YAHOOOO:我的好哥哥,你是去当老师的ok?」

「FRan:私下里说一说,又不去泡他。」

「YAHOOOO:哦?我才不信呢。」

「FRan:你不相信哥哥?」

「YAHOOOO:puuuuuuuuuu」

「FRan:哇我跟你保证,绝不动他。」

「YAHOOOO:动了怎么办?」

「FRan:哥哥就剃胡子!」

「YAHOOOO:已截屏/滑稽」

伊万看王耀笑的满面春风的样子,好几次想问他怎么回事,最后还是乖乖住嘴。
又在伊万的办公室磨了一会儿时间,连哄带骗地拿走了伊万的蛋糕——当然原主人还是吃到一半的。直到晚自习结束,王耀和伊万一边玩闹一边分掉了那块蛋糕,王耀擦了擦自己和伊万嘴角沾上的奶油,背上包潇洒地走出去了。
弗朗西斯在办公室批完作业,晚自习也正好结束,从各个教室鱼贯而出的学生见到弗朗西斯,匆匆叫了一声老师好,就飞似的走出去,生怕耽搁一点点时间。
站了一会儿,弗朗西斯没看到王耀人,想着王耀也不是会在教室里磨蹭的人,于是迈步就走。说不定人家早就走了呢,等什么等。
走出校门,大街上的路灯明亮,来来往往车辆即使是在晚上也是川流不息。弗朗西斯租住的公寓就在学校不远。虽然中国的晚上很安全,但是出于这么多年来养成对于黑夜的恐惧感,弗朗西斯还是加快了步子。
随后,王耀的身影出现在他视野里,一手烤肉一手奶茶地走在路上。
哇这个人真的不怕吃胖的吗?
弗朗西斯越走越觉得奇怪,王耀和他的路线几乎是一样的。等到他们走到同一个小区门口的时候弗朗西斯才终于意识到他们原来是住一个小区的。
居然有这种操作的吗?
弗朗西斯跟在王耀后面,一直没被他发现,随后看着王耀上楼,弗朗西斯一边开门一边想王耀不会就是楼上那个麻烦的邻居吧。但也不好追上去问,于是作罢,回到家躺在沙发上看手机。

「FRan:在?」

「YAHOOOO:刚到家。」

「FRan:问你个事儿。舞台剧的话,演什么比较好。」

「YAHOOOO:正常一点的还是不正常一点的。」

「FRan:随你了,反正你肯定会建议我那个不正常的。」

「YAHOOOO:哥哥你真了解我。」

「FRan:那是。」

「YAHOOOO:灰姑娘。非常正常。」

「FRan:……」

「FRan:果然我可以说是非常了解你了。就这样吧。反正不是我演。」

王耀大笑着把手机一摔,手机在他柔软的大床上弹起又落下,翻滚了好几圈。他弓起身子低笑,在外不常表现的恶趣味在屏幕后,在这个连真名都不知道的朋友FRan面前展现的淋漓尽致。他闷笑好久,从烟盒里拿了根烟,站在阳台上朝远处看。越过万家灯火,即是太平洋。再之后是新大陆,大西洋。在游离于欧洲之外的岛国迈出一步后,就是法国。那就是自己即将学习四年,甚至更久的学校所在的地方。
王耀正沉思着,手里才吸了几口的烟已然烧尽,烫了王耀一下。王耀手一松,烟头就掉了下去,王耀的歉意还没有酝酿出来,接着就听到楼下传来玻璃被打碎的声音。
老天,烟头而已,不至于吧。
王耀探身朝下看去,楼下金色长发的法国人惊愕地抬头看他。王耀感到一阵尴尬,不过还是硬着头皮朝他打招呼:“Bonsoir。”

03
弗朗西斯当然是没有教训他,连玻璃杯和红酒的钱都没让他赔。王耀自知理亏,补偿般的交了那一天的作业——当然之后是不会再交了。
不过听到弗朗西斯宣布舞台剧的主题的时候,王耀几乎想把自己交上的作业撕碎然后扔在他的笑脸上。
因为他是这么说的——
“同学们,这次我们舞台剧的主题是《灰姑娘》。”
王耀:我tm?????
很快,有同学提出了异议。
“老师,我们都高中了,能不演这个吗?”
“这是老师一个很好的朋友提议的,不能改。”
接着王耀听到他的同学们无所不用其极地“咒骂”那个朋友,他同桌甚至还凑到他耳边:“我真想给那人两个耳刮子。”
“是的我也很想。”
王耀面无表情。
阿尔弗雷德跟他说:“还不如hero构思好的那个英雄故事呢balabalabala……”
王耀第一次无比赞同阿尔弗雷德的话,他几乎想抓着阿尔弗雷德的衣领痛哭流涕以表示自己对这个故事的无比喜爱。
当天晚上,弗朗西斯一如昨天坐在阳台上喝酒。他胆战心惊地看了好几眼头顶,见没有动静,心稍微放下来一点。
突然有人捏着嗓子在他头顶喊了一声:“哥哥。”
弗朗西斯想着初来乍到也没人会这么叫他,丝毫不为所动。
那人不依不饶,声音里带了一点戏谑:“哥哥。好哥哥。”
等到弗朗西斯听到最后一声的时候,他惊讶而又欣喜地站起身来。
“FRan哥哥。”
王耀半个身子探出阳台朝下望,依稀可以看见他脸上浮于表面的和善无比的微笑。
“YAHOOOO?”弗朗西斯沉默了好久,最后问。
“我是。”王耀将一根烧了一半的烟准确无比地扔进了弗朗西斯的酒杯。烟头缓缓沉下去,等到沉底了,弗朗西斯已经冲出了自己的房门。房门被重重甩上的声音连王耀都听的清清楚楚,然后就是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王耀慢条斯理地开了门,弗朗西斯站在门口。
“不请我进去?”
王耀盯着他看了好久,最后侧身让出一条路放弗朗西斯进来。
“给我忘记灰姑娘这个主意。”王耀说。
“绝不。”
弗朗西斯嬉皮笑脸的样子在王耀看来颇为可恨。
俗话说,官大一级压死人。在弗朗西斯的黑幕操作下,《灰姑娘》最后还是成功上了节目单。同时,在阿尔弗雷德和伊万的双重黑幕操作下,王耀饰演灰姑娘,阿尔弗雷德饰演王子。
「王耀式懵逼」
王耀抱着弗朗西斯带来的衣服,坐在更衣室里沉默了好久。
“emmmmmmm……应该是,这么穿的吧……”他只给他妹妹穿过裙子啊老天。
事实证明王耀还是很天赋异禀,至少把裙子穿对了,反正也不是什么露大腿的裙子,羞耻感什么的完全不存在,王耀没穿高跟鞋,穿着运动鞋走出去了。
“ho~”王耀看着已经等在外面换好衣服的阿尔弗雷德,吹了一声口哨,“帅惨了阿尔弗雷德!”
“诶?hero也觉得自己超——帅的!”阿尔弗雷德张开双臂想要抱住王耀。
王耀的笑容在阿尔弗雷德的视线里扭曲了一下,然后他感到一阵天旋地转——他被王耀抱了起来。
“那我们出去吧。”
这套路不对啊。
躺在王耀怀里接受众人目光洗礼的阿尔弗雷德有点懵逼,他越过人群好像看到了伊万幸灾乐祸还隐隐带着点嫉恨的可怖笑容。
第二天,传来阿尔弗雷德被人堵在巷子口暴打的消息。同时,伊万请假。
“老师。”副班长极其严肃地对弗朗西斯说,“请您出演王子吧。我们全班同学之前已经被分配完了。”
弗朗西斯:???
最后弗朗西斯还是同意了。沉思着的王耀听到这个消息,突然从堆成山的教科书里抬起头来,露出一个险恶的微笑。

04
排练非常和谐,王耀非常配合。成功的降低了弗朗西斯的警惕心。
很快就到了毕业典礼那天。
王耀在据理力争下争取到了不穿高跟鞋的机会,穿着一双白色皮鞋上场。因为没有太多时间换衣服,所以一开始的灰姑娘由一个妹子饰演。妹子下场时和王耀击了个掌。
王耀等着上面布景换完,群演上场,才施施然走上去。他先提裙摆行了个礼,然后又行了个男性的礼仪。台下一片掌声。
候场的弗朗西斯捻了捻手指。
阿尔弗雷德和伊万推搡着进了会场,没有位置只能远远站着,恶狠狠地咒骂着这一切都是对方的错。亚瑟慢慢地走进来,推了推自己的眼镜,凭借自己的人格魅力在离舞台不远的地方找了个位置坐下,眼带嘲笑地看向后面的两个家伙。
随着音乐响起,舞台上的舞会开始。
弗朗西斯依照排练时那么做,朝王耀伸出手。王耀满面微笑地把手搭上去,然后按住他的手心,狠狠翻了一面。瞬间,成了弗朗西斯的手搭在王耀手上的情况。
弗朗西斯眉头一跳。
然后王耀脚步一动,眼尖的人立刻看出王耀跳的是男步,于是在下面起哄。
亚瑟惊讶地微张着嘴,拿出手机居心不良地开始拍视频。
弗朗西斯脚步一乱,不过很快就意识到王耀这是要在典礼上搞事情,却又不能阻止他,在上百人微妙的眼神中跳起了女步。
钟声响起,王耀松手,慢吞吞地走下台。为了节省时间,这一次“灰姑娘”就应该遗忘鞋子,但是等到王耀的身影消失在后台,鞋子还是没有出现。弗朗西斯愣在台上,然后突然一只白色皮鞋被人扔上台来。
弗朗西斯:……
他老实地捡起鞋子,装作很有气势地让一群憋笑的卫兵去找“灰姑娘”。
王耀在后台翘着二郎腿,之前演真·灰姑娘的妹子把那身灰扑扑的衣服脱下来递给他。
“王耀,你不会真的——”
王耀朝她竖起食指,贴在嘴唇上。
“为我保密。”
王耀沉吟一会儿,换上一身白色西装,在外面套了那灰色的裙子,接收到上台的信号后,在同学们“你是一条汉子”的目光下上台了。
与“继母”和“恶毒姐姐们”对峙完的弗朗西斯正松了口气,却在看见王耀笑着上台后一口气差点没上来。
这个家伙,想做什么啊。
台上的三位演员也是一惊,不过想着事情要搞就搞搞大,于是按照自己的台词说了下去。王耀这一段的台词虽然没有背过,不过还是说的八九不离十,本来装装样子的套鞋子,在弗朗西斯看到王耀真的有一只脚没有穿鞋子的时候假戏真做。
弗朗西斯手一使劲,鞋子就套了上去,还没等他念出既定的台词,王耀就抢先开口。
“王子殿下,是不是非常合适。嗯?”
王耀勾起脚,鞋尖抵在弗朗西斯胸口,然后缓缓上移,停在他下巴处,再往上一点就可以迫使弗朗西斯抬头看他。
亚瑟的角度绝佳,兴奋地给了一个特写。
“是的。”弗朗西斯说,“您便是我要找的公主了,请和我回王宫吧。”
“如你所愿。”
王耀站起身来,裙摆一掀,脏兮兮的裙子被扔在地上。他一身白色西装,玫瑰别在左胸,右手握拳虚放在玫瑰处,朝着观众鞠了一躬。
台下掌声雷动。

05
“你说的美人是我啊……原来……”王耀托着下巴看着在厨房里忙活的弗朗西斯,“那……是不是……”
“什么?”弗朗西斯装糊涂,往餐桌上端菜。
王耀不说话了,弗朗西斯以为自己躲过一劫,不禁松了口气。
第二天中午,弗朗西斯瘫在床上不想起来,听着刚刚爬起来的王耀在外面忙活,于是半眯起了眼睛准备再睡个回笼觉。这是突然感觉下巴一阵凉意。
王耀跪坐在床上,手上拿着剃须刀,一脸无辜。

06
后来几天,弗朗西斯是带着口罩去学校的。
“你说说你,剃胡子就算了,还剃成这幅样子。”弗朗西斯恨铁不成钢地教训着王耀。
王耀在一旁赔着笑脸,问他:“我晚上补偿你好吗?”
“你给哥哥我离开我的视线。现在!立刻!马上!”

评论(2)
热度(121)
© CHvi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