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我血荐轩辕。







主aph,fate,凹凸
推耀、黑三角、联五、金闪闪,嘉德罗斯

cp向:耀all,嘉all,闪all本命。黑三角内不明显互攻;嘉瑞嘉无差。咕哒闪无差亦可。
国设极东红星爱情向不动且拒。
其余随便,不挑。

头像是wlop的!我爱他一辈子!

【红色】

  @短歌行 


1.红色,私心中露其实无差,联五
2.时政没梗写校园
3.短。
4.一些都是瞎编的,你们看个乐呵就行
5.上课开小差不提倡啊

01
假期结束,王耀拖着行李箱回学校。这次也是运气不好,他刚下车就遇见大雨。幸好带着的行李不多,一把伞正好能挡雨,于是慢吞吞地绕过一个个小水坑往学校走去。
走了大半的路程,王耀看到一个人走在雨里,用围巾围住头挡雨。
王耀扑哧笑了一声,不过看着这个背影是越看越眼熟。
“伊万!”
“伊万·布拉金斯基!”
前面的那个人转过头来,看到王耀的时候仿佛得救一样,拉着行李箱就冲进王耀的伞下。
“小耀……你稍微把伞举高点,万尼亚头发卡进去了。”
“哈?你是在歧视我的身高吗?伊万·布拉金斯基?”
“呃……小耀把伞给我,我们快点回去吧。”
伊万把伞举高了点,往王耀那边偏了偏,讨好地笑着。

02
“结果这次又是我第一个到宿舍啊。”王耀简单擦了一下地板,把行李箱放在书桌旁,“伊万,和我一起打扫卫生啊。”
“诶?”伊万坐在自己的转椅上转了一圈,“可是万尼亚要先去洗个澡。”
“你想去洗个澡?”王耀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我用开水给你洗个澡怎么样?”
“可是小耀,万尼亚现在真的很难受嘛。”伊万张开双手,浑身上下都湿透了,“你看,衣服都黏在万尼亚身上了。”
白色衬衫被雨打湿后成了半透明色,紧紧贴在身上。伊万似乎对此若有所感,不过因为没别的人在,也没多在意,继续笑嘻嘻地说:“要是小耀不让我去洗澡我就让小耀也浑身湿透哦~”
王耀瞥了他一眼,在伊万暧昧的眼神下狠狠踢了他一脚。
“滚。”

03
等到王耀和伊万打扫完,阿尔弗雷德才拖着行李箱慢悠悠地来了。
“你的时间抓的真准,我们一扫完就来,是不是故意的?”
“耀,你怎么能这么说我。”阿尔弗雷德眼神飘忽,他才不会说他是在外面的M记里面看王耀和伊万进了学校再算好时间来的。
“戚——”
“阿尔弗雷德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话吗?”王耀的笑容显得格外阴险,“所以这次没有打扫你的床位呢。”
“……”阿尔弗雷德几乎拿不稳手中的外卖袋子,“耀——你就这么对待我?你这么对待我这个你三年多的同学?耀我知道你肯定不是这么无情的人,是不是伊万这头蠢熊怂恿你的?!”
“呀。被猜中了。”已经换了一身干燥衣服的伊万坐在床上往下看,“不过也没有奖励哦。”
“嗯。”王耀点点头,“是他怂恿我的。”
“耀——耀——你知道我不喜欢打扫卫生的,你大人有大量就帮我这一次忙吧。我给你带一个月的外卖怎么样?”
“伊万你怎么看?”
“万尼亚拒绝哦。”
又过了半个小时,亚瑟和弗朗西斯先后到了宿舍,看到阿尔弗雷德正在打扫,惊奇地吹了声口哨:“阿尔弗雷德你转性了?”
阿尔弗雷德恶狠狠地看着王耀和伊万,“狗男男。”
“谢谢夸奖。”王耀和伊万幸灾乐祸地回答道。


04
要说学校里最闪的情侣,王耀和伊万称第二,就没人敢说第一。
王耀岁数比伊万大,一边上课一边当负责伊万课程教授的助教,在课上旁听的那种。每次上课的时候,他看好伊万在哪里,然后偷偷在教授转过头写板书的时候递给伊万一些小东西。
有的时候是写着字的小纸条,有的时候是一些甜的不行的手工糖。
伊万如果坐的离他近,就会直接扔过去;如果坐的离他远,就会拜托其他同学递过去。小纸条上写的什么王耀也没打算保密,反而乐得让其他人看到——如果是不能看到的,他就会折起来,这样其他学生也会知趣的不去看。
传闻有一个女孩子——还是一个系花级人物,看了王耀递过去的小纸条以后立刻宣布了自己的择偶条件,其中有一条就是要会说和王耀说的一样好听的情话。
作为他们上课递纸条的报酬,王耀也会把手工糖分给他们一些,不过吃过的很多人都投诉说太甜了。王耀给的回复是:伊万就喜欢吃这么甜的东西,这是按照他的口味做的。
不过后来王耀还是特意区分了两种口味,给他们的是普通的毫无花纹的白色包装的,给伊万的虽然也是白色打底,王耀却在上面写着“我爱你”,还有每一天的日期。
据说伊万毕业的时候,这样的糖纸放满了一个盒子。

05
王耀他们的宿舍可以说是少有的,有自己小灶的宿舍了。原因之一还是因为王耀和食堂的关系好,偶尔会跑到食堂去自己烧一顿饭。
虽然亚瑟总是在想做司康饼时被食堂拒之门外,但和弗朗西斯去做甜品的时候还是会被放行的——弗朗西斯只是监督亚瑟别做一些被禁止的东西才去的。
伊万也会跑去凑热闹,通常粘在王耀身边,帮他打打下手,比如切个菜什么的。
奶金色短发的俄国人围着白色的围裙在食堂里“忙”着,当然有的时候是帮倒忙。不过他颜值高,嘴也甜,最后还是被食堂答应进来,只不过只能帮忙打饭。许多学弟学妹都特地跑到伊万的这个窗口来见他,顺便也见见在后面烧饭的王耀。
因为王耀他们能开小灶也不是白开的,王耀在给自己宿舍开小灶的时候也必须帮食堂烧饭。正好伊万被赶去打饭窗口,于是顺水推舟的,王耀就到伊万这条流水线去了。
前面的窗口没饭菜了,伊万往后面喊一声,王耀就端着东西出来。把盘子放好后,王耀还不忘揩一把油,牵牵小手搂搂腰什么的,兴头来了还会当众亲下脸——隔着口罩那种。
好多人在那里拍照,打饭的老师也笑眯眯的看着他们,上课的教授还会跟其他老师说:“看,这是我的学生,好看不好看?”
“口罩戴着我怎么知道。”其他老师虽然嘴巴上都是这么说,但其实心里在想:好看好看你不知道说了多少次了。
教授也得意的晃晃脑袋,对伊万说:“老样子。”
伊万点点头,闷闷的答应声透过口罩传出来。
“好嘞。”

06
打游戏对于他们来说是不可缺少的,通常的,上完课他们就在宿舍里开黑,正好五个,不多不少。
“阿尔弗雷德你个ADC跑上去近战干什么!”
“buff!弗朗西斯!我的buff呢!快快快!”
“我靠我CD还没结束!你们谁顶一下!”
“王耀你tm又去哪里打野了!死回来!”
“伊万你别抢老子蓝!全屏流了不起啊!”
艰难地赢了一局之后,王耀拿下耳机,觉得自己这种偏向猥琐流的打法还是不适合打这种游戏,尤其是和身旁这群喜欢正面硬肛的货一起,完全不能发挥出自己的优势。于是他转头问旁边的伊万:“我们玩别的好不好?”
“好~”
等到那边三个平复了心情恢复了状态后,迟迟等不到两人上线,于是转身问他们:“你们干嘛呢?”
看着两人坐在一台电脑前,时不时交头接耳说句话,完全没有理他们的意思,于是亚瑟好奇地走过去看。
“你们两个神经病玩什么森林冰火人!还是无敌版!”
弗朗西斯一口水差点喷在屏幕上。
“怎么,看不起森林冰火人啊,我告诉你这可好玩了。”王耀漫不经心地操作着,丝毫没有打算退出的意思,“亚瑟你要不要也来玩玩,特别有意思。”
“我怎么会玩这种幼稚的游戏!”
十分钟后。
“哇这游戏真好玩儿。”亚瑟和弗朗西斯挤在一个电脑前操作着两个小人,“新世界新世界。”
阿尔弗雷德郁闷地喝着可乐。
“我说。真的没人陪我打游戏了吗?”
半小时后,其余四人游戏打完,有点同情阿尔弗雷德,于是合计了一下陪他打几局。
于是在这个宿舍里,随着游戏的开始,五人嘴炮同放,各国脏话齐飞。
直到宿管来了。

07
伊万要毕业了——在这之前他得先写论文。
于是他整天都往图书馆那里跑,王耀在帮他占了几天座之后,终于因为自己的助教工作而没有了时间占座,于是伊万每天“孤单”地前往图书馆。
阿尔弗雷德曾经兴冲冲地跑去围观伊万的惨状,可是第二天他就打死也不去了。
为什么。因为王耀和伊万开着视频,虽然两个人都不说话,但是他们无论哪一边出点事对方都能看得到。偶尔在伊万看书的间隙,王耀还会发过来一条消息。
「伊万。」
「嗯。」
「我想你了。」
「嗯。」
「想听你的声音。」
「等我回来。」
「好。」
阿尔弗雷德表示自己不吃这波狗粮。
最过分的是,在阿尔弗雷德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去的时候,王耀是这么发来信息的。
「阿尔弗在你这里吧。」
「嗯。」
「我给你订了奶茶,让他去拿。」
「可是万尼亚想喝伏特加。」
「乖,图书馆不要喝酒。」
「好的吧。」
如果可以请让他们离开我的视线。
被迫当苦力的阿尔弗雷德是这么说的。
可是他们依然是一个宿舍的室友。

08
他们毕业了。
王耀带着他们去大排档浪了一个晚上。
伊万:我常因为我在你们一群喝啤酒的人当中喝伏特加而显得格格不入。
不过这次少见的,王耀带了一瓶白酒来和伊万对吹,并且严令禁止亚瑟碰这瓶酒,哦不,是所有酒类。
“因为你太容易撒酒疯了。亚瑟。”王耀是这么诚恳地对亚瑟说的。
亚瑟:我不要面子的啊。
结果到了餐桌上,他们才发现他们一桌和整个大排档都格格不入。
伊万——伏特加。王耀——稍微好一点,白酒。弗朗西斯——红酒。亚瑟——红茶。阿尔弗雷德——可乐。
王耀仿佛能感受到大排档老板看智障的眼神。
吃完已经十一点了,宿舍大概已经关了,于是醉醺醺的他们一合计,开了个KTV包房,然后唱了一整夜。
你以为他们真的会唱一整夜?
不存在的。
他们开了个包房后,进去倒头就睡。
那你们为什么不去宾馆开房间?
王耀:老子都喝成狗了还有谁的脑子还正常的?
还有伊万,他还有点神智留着。
他撑在王耀身旁,低头亲了他一口。
王耀半睁开眼,一把搂住他,把他头压到自己怀里。
“睡觉。”

09
阿尔弗雷德、亚瑟和弗朗西斯最后选择回到各自的国家,用着各类通讯工具还和王耀联系着。每年至少回来看个王耀两次。
不对,是王耀和伊万。
伊万毕业后选择继续进修,进修完之后选择留校,大概是永远留在中国了。
某一天,王耀在社交网站上晒出了一张照片,是无名指戴着戒指的两只手交握,伊万飞速转发。
阿尔弗雷德,亚瑟和弗朗西斯,还有一长串人,在下面整齐的评论。
祝99。
祝王耀和伊万·布拉金斯基99。

评论(12)
热度(93)
© CHvi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