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我血荐轩辕。







主aph,fate,凹凸
推耀、黑三角、联五、金闪闪,嘉德罗斯

cp向:耀all,嘉all,闪all本命。黑三角内不明显互攻;嘉瑞嘉无差。咕哒闪无差亦可。
国设极东红星爱情向不动且拒。
其余随便,不挑。

头像是wlop的!我爱他一辈子!

【耀米】

特殊节日

1.金钱组,耀米

2.国象设定

3.为六十分添砖加瓦,迷之偏题


阿尔弗雷德,这赤棋国的小国王,最喜欢的食物是王宫外头卖的汉堡,最讨厌的食物是清苦的东西,最喜欢的人是他的王后王耀,最讨厌的人是战车伊万布拉金斯基,最喜欢的日子是他的生日,最讨厌的日子……

阿尔弗雷德折下一根树枝来,把上头才发的叶子一片一片取下来撕成碎片扔在地上,狠狠地用脚碾着。

最讨厌的日子,就是每年的三月。每年三月,王耀就会为了赤棋国的国庆忙上将近一个月,每天阿尔弗雷德醒来王耀已经开始工作,阿尔弗雷德上床睡觉的时候王耀都没有回来,一天都见不到他几次,为此阿尔弗雷德就开始熬夜,躺在床上装睡,等王耀回来的时候装作在睡梦中什么都不知道,一头埋进他怀里,然后才昏昏沉沉地睡过去。

不过这样的作息很快就被王耀发现了不对,他用了一种非常幼稚却很有效的方法——和阿尔弗雷德分床睡,逼迫他把作息调整回来。阿尔弗雷德的小聪明顿时就没有了用武之地,而还没有成年的他又没有任何办法阻止王耀,只能忍到了现在。

今年,阿尔弗雷德将要十六岁,是时候正式登基了。

“我就要在三月份举行登基仪式!我要在国庆日举行!”阿尔弗雷德这几年身量拔高,比起王耀都高上几分,双臂一伸就把王耀困在了书房的那太师椅上,“国庆日国庆日国庆日!”

“阿尔弗,你别闹。”王耀抚着额头,放下手中的笔,“依照从前的规矩,登基典礼都是在十六岁成年那天举行的。你硬要提前将近四个月,还与国庆日撞在一起,这不是存心给我找事做?”

“耀——”阿尔弗雷德半蹲下身来倚在王耀膝头,仰起头来看他,蓝眸软成一汪水——他知道每当他做出这样的神态来王耀是绝对不会拒绝的。

王耀低头看他,只觉得头疼,可这头疼里倒含着丝丝甜蜜来,于是无奈地应了。

“你爱如何便如何,左右也不是你做这些麻烦事……”王耀手抚上阿尔弗雷德那一头柔软的金毛,弯下身子在他发顶印下一吻。


阿尔弗雷德也是有小心思的,像他,与赤棋国历代皇帝一样,王后在登基前已然上位,那登基大典便是帝后“大婚”之日,而又依照规矩,每年帝后“大婚”之日,两人都可放一个长达十天的假期,这一冲,那本来连人都见不到几回的三月,倒是成了阿尔弗雷德最期待的日子了。

阿尔弗雷德倒是开心了,王耀那边忙的头都大了,国庆日与登基大典撞在一起,有不少礼节相同,最后只能折中,所有典礼放在一起,相同的仪式就再多用心布置一些,否则分开来铺张,合起来简陋,也就只能这么做了。

春寒料峭,这两个冗长的典礼加在一起更是要从早举行到晚,阿尔弗雷德穿着并不十分保暖的礼服,鼻头通红地埋在王耀怀里。

“耀——耀你不冷么?”阿尔弗雷德扯了扯王耀的露肩礼服,手覆在他肩头,触手一片冰凉。

“习惯了。”王耀笑笑,让人拿来了那件大红色的披风披在他身上,“走,跟我出去。”

国庆日,又逢登基大典,举国上下一片欢腾。

战车和骑士长早早吩咐下去这王城的守卫要好好注意着,要是让别的国家混进来什么人想要捣乱,看他们不剥了守卫的皮。

国庆日的王车巡城一向是五个执法者一同出巡。论规格,国庆日要比登基大典高一级,本应按照国庆日的五车出巡来的,可这回阿尔弗雷德在伊万恶狠狠的瞪视下向王耀争取来了他两人同车巡城,其余三人分三车的登基大典规格。

阿尔弗雷德:我就是想和耀一辆车了略略略伊万你就没有这种待遇吧。

伊万:老子当年和王耀呆在一起的时候你还没出生呢臭小子。


骑士长,主教,战车三人在走向祭坛最高层的阶梯上停了下来,只留阿尔弗雷德和王耀走上那最高层。

主教在底下念着祝词,阿尔弗雷德握住王耀宽大袖袍下的手。

“你知道我为什么想把两个典礼放在一起举行吗?”阿尔弗雷德侧过头看来,轻声对他说。

骑士长和战车耳力过人,看了上头咬耳朵的两人,均是冷哼一声转过头去。主教不动声色地抬高了声音,换得阿尔弗雷德和王耀满意的笑容。

“你说。”王耀这老狐狸心里清楚得很,却是不说,逼着小国王自己讲。

“帝后大婚。往往只当个纪念日来记着,久而久之便也就忘了。”阿尔弗雷德咬字清晰,尤其是在大婚二字上加重了语气,王耀听了笑得眯起眼来,反手握住了阿尔弗雷德的手。

“我偏偏要在今日举办,便是为了所有人一想起国庆日,就能想起我。”阿尔弗雷德听着已经被刻意放慢的祝词将要结束,语速不禁也快起来,“你瞧,在特殊的日子里的纪念日……这才是hero才有的待遇!”

王耀看着阿尔弗雷德脸上飘红,知道他说的不是真心话。王耀也知道依着阿尔弗雷德的性子,真心话不说出来心里肯定跟猫抓似的痒,便也不戳穿他。

“好吧,hero不会和从前的国王一样死在战场上,hero会是有史以来最好的国王。”阿尔弗雷德说,“我想,我们当得起。每当国庆日一来,就是我们的纪念日。不像从前的帝后,纪念日只是可有可无的一笔。”

“那不仅是一个特殊的日子,那将是一个特殊的节日……”

王耀听他前言不搭后语,手一使力,扯过阿尔弗雷德,在他唇上轻轻印了一吻。

除了骑士长、主教还有战车看得清楚以外,其他的人站在高高的祭坛下,只能看见本就挨得近的两人更靠近了点。有的目力好又靠前的人看清楚了,大声起哄——这回的庆典不同严肃的国庆日,更何况他们这样高声欢呼也顺了阿尔弗雷德的意,在骑士长的示意下也就没人去制止他们,欢呼的声浪一浪高过一浪。

“王耀,hero我绝不会死,我会永远在你身边。”

“嗯。”王耀用额头抵着他的,轻声说出每一代国王登基大典他都会说的誓言——只不过这一次稍稍有点改动。

“有你我在,赤棋国就在。赤棋国在,我们就在。”


评论(6)
热度(80)
© CHvi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