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我血荐轩辕。







主aph,fate,凹凸
推耀、黑三角、联五、金闪闪,嘉德罗斯

cp向:耀all,嘉all,闪all本命。黑三角内不明显互攻;嘉瑞嘉无差。咕哒闪无差亦可。
国设极东红星爱情向不动且拒。
其余随便,不挑。

头像是wlop的!我爱他一辈子!

【列中心】中立国

 @重露 的生贺

  1. 未来外星人入侵背景

  2. 国设无cp

  3. 墓碑学说有借鉴

 

瑞士和列支敦士登在见到风尘仆仆狼狈不堪的众多国家化身之后,并没有过多惊讶。虽然他们的国家有中立结界保护着,但是也并非完全不了解外界的局势。先不说众多小国,就算是联合国的五大常任理事国现如今也陷入前所未有的困境之中。因为惧怕中立结界的消失,因此两国一直贯彻着明哲保身的政策,就连几个主要国家把领导人送进他们国土的要求都被拒绝了。

看着这几个偷渡进来的国家化身,瓦修皱起眉头,实在是很想把他们赶出去——谁知道这些家伙溜进来会不会损害中立结界呢。

诺拉倒是温温柔柔的样子,拉着瓦修说:“兄长大人,暂且把他们留下吧。”

弗朗西斯刚想赞美这位如今在他眼里的爱与美的女神,却立刻被诺拉的下一句话打回了原形。

“给他们休整一下,就把他们赶出去吧。”诺拉虽然有些不忍心,但还是这么决定了,“如果中立结界出事了那可太糟糕了。”

为首的阿尔弗雷德正想说些什么,就被些工作人员拦住了,恭恭敬敬地送进了客房。他本想发作,却碍于自己有求于人,于是不得不咽下了这一口气。

“我看希望渺茫。”亚瑟在经过一番打理之后,与其他四人集合在了阿尔弗雷德的房间里,“都想把我们赶出去了,想让他们关闭结界,是肯定不可能的。希望渺茫。”亚瑟再次重复了一遍,重申并强调了自己的看法。

“不如说他们完全没有要参战的意愿吧。”伊万坐在靠角落的一把椅子上,似乎想起了什么以前的事情:“毕竟上一次外星人入侵,他们也是安安稳稳待在这里不出去呢。”

“那次他们完全没听到风声啊。”王耀稍稍替他们辩白了一下:“说实话,我也挺想中立的。这么好的结界,不要白不要啊。我理解他们不想把自己的国家和国民牵扯进去的心理。”

“……我倒是希望他们这个时候能大公无私大爱无疆一点。”阿尔弗雷德挠了挠头发:“你这么一说我感觉我们计划的成功可能更低了。”

“从你提出计划的一开始这个可能性就已经低至谷底了。”亚瑟摆出一副诚恳的表情,毫不留情地戳穿了阿尔弗雷德,“糟糕至极。”

当天晚上,王耀没睡,从客房跑去了花园的长椅上坐着,感受着夜间刺骨的寒冷。

“您怎么不进去呢?”诺拉不知道什么时候悄无声息地站在了他身后,问道:“天太冷啦,回去吧。”

“露宿习惯了,突然在温暖的地方有着温暖的床睡,还真是不大习惯。”王耀手抚上长椅的木板,“自从战争开始,我就没睡过一天安稳觉了。”

“那可真是令人遗憾的事。”诺拉整理好裙子,坐在他身边,“幸亏我们有着中立结界,也不至于变成外面世界那样吧。”

“是的。你们真幸福。”王耀真心实意地回答她,“战火断断续续持续几年,外界已是千疮百孔。从前的哲学慢慢被放弃,倒是新的一种学说甚嚣尘上。”

“愿闻其详。”

于是王耀坐直了身子,开始给诺拉讲述这一在外界流行的新学说。

“墓碑学说,认为任何文明总有死去的时候,所以应当把这个文明的一切都记载在某一个载体上,然后复制成许多份投向浩瀚宇宙,等待着谁破译、或是继承,这样这个文明就能重生。”

“太渺茫了。”诺拉回答他,“这是多小的概率?”

“只要有无穷尽的时间和空间,一切都是可行的。”王耀说:“这是一个悲观的学说,但它无法被反驳。”

“事实上,我们正在进行墓碑计划。”王耀把这个已经不算是秘密的秘密告诉给了诺拉,“我们把我们的历史、语言、工艺以及其他的一切,统统都放入了一个芯片,并且复制出了一些。”王耀抬头,看着这片没有被硝烟所覆盖的天空:“如果在未来的某一天,地球联合作战指挥部的最后一名高层阵亡,那么我们将把这些承载着人类文明的芯片发射出去,直到千万年、乃至亿万年以后,等到有人继承它为止。”

诺拉不认为这是个可行的办法,在她看来,人类这一仗若是无法战胜,便是宣告人类文明的死亡。她也照实这么说了,等到的不是王耀的反驳,而是他的赞同。

“你说的没错。”王耀点点头,“所以我们正寻找着更可靠的办法。令人庆幸的是我们找到了。”

“瑞士,还有列支敦士登,就是我们寻找到的突破点。”

诺拉腾地一下站起来,显然不想再听下去了,说了声抱歉意欲离开,却被王耀叫住了:“真的不听听吗?我自认我还是很讲理的,也不会做出逼迫人那种无理的事情。”

王耀琥珀色的眼睛在黑暗中发出幽幽的金色光芒,诺拉仅仅往后退了一步便再也不敢动了,老老实实地坐回了长椅上。

“我们已经发现了侵略军的母舰,你知道母舰意味着什么吧。”王耀见诺拉坐下来,满意地笑了笑:“母舰即是侵略军的中心,只要能击溃母舰,那么侵略军失去补给,败退不过是时间问题。”

“但这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呢。”诺拉深吸一口气,碧色的眼睛紧盯着王耀的脸,“在你们五大国都倾尽全力的情况下,我们的力量不过杯水车薪。”

“看来你还没有完全意识到中立结界的重要性。”王耀似乎是有些无奈的样子,继续向她解释着:“就这么直说吧,我们的计划是,让你们暂时关闭中立结界,把母舰引入,再打开结界,阻挡那些会来支援的子舰……”

“你们想把决战战场放在这里?!”诺拉终于忍不住了,声音无比森冷:“对不起,这种事情我无法决定,就算是兄长大人也不行。这取决于我们国民的全体意志。非常抱歉,失陪了,中国先生,请早些休息吧。”

王耀看着她远去的背影,摸了摸下巴。

等他回到房间的时候,阿尔弗雷德和伊万正在他房间里等着他。王耀摊摊手,示意自己没成功。阿尔弗雷德和伊万也并不失望,大概是心里早就做好了被拒绝的准备吧。

“其实我觉得我们应该轰炸过去逼他们反击解除中立,然后把母舰引过去之后再让他们宣布一次中立。”

“恕我直言你这一点人道主义都没有。再说了,现在的炮弹还不够打外星人的呢,你想干什么,攘外必先安内?”

“你以为全世界都围着你转吗?万一他们硬扛着就是不反击呢,你总不能把炮弹全部投过去吧。”

在经过好一番友好的讨论之后,三个人没有讨论出任何结果,于是回了各自的房间睡觉去了。

诺拉回到房间之后,还没来得及坐下,门就被敲响了。打开门,瓦修正站在外面,手里是报纸。

自外星人侵略以来,一切依靠电子传达信息的方式全都被毁灭。就算有基建狂魔中国的不分昼夜的抢救和建立,也只是能勉强保证战时通讯的完整而已。而战时通讯之外的通讯方式,就好像是回到了千百年前一样——利用动物传播消息。外星人的侵略似乎只是针对人类,其余的动物并不在他们的刻意打击范围之内,因此这种方式慢慢地成为了主流。

“请进吧。”诺拉侧身把瓦修让进来。瓦修摇摇头:“我只是来送报纸的。今天刚刚送来的。”

诺拉接过那张蜷曲起来的纸张,点点头:“非常感谢。”

诺拉本不想看的,但是一看到头版头条上的墓碑学说,她就忍不住把视线投到报纸上去。她最后还是把报纸放在膝头,慢慢地读了起来。

——墓碑学说使用的芯片“传承”获得巨大进展,中美俄英法五国文明已全部放入。

——芯片“传承”的发射器“漂流”获得巨大进展,有效休眠时间进一步提升。

……

所有的都是在赞美墓碑学说,无一例外,仿佛是一片歌舞升平的模样。就好像有了这个,他们的文明就真的能延续下去一样。浩瀚宇宙,亿万文明,诺拉不相信只有人类文明才能想出这样的方法,那么,又是因为什么,人类文明并没有接收到任何其他毁灭文明送来的“芯片”呢。

王耀他们说的没错,无尽的时间和空间带来无限的可能性,但相对的,它们带来的可能性也无限微小。

诺拉依然觉得,人类文明的存亡与否,并非取决于墓碑学说,而是取决于这场战役的成败,取决于瑞士和列支敦士登的中立结界。

诺拉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她想,自己怕是被王耀给洗脑了,居然真的相信了他们天方夜谭的作战思路。不过,她并不打算改变自己的决定,她必须要保护她的国家和国民。

第二天,他们赶走了那五大常任理事国的化身,只不过王耀的目光让诺拉心底有些发虚,她往瓦修身后退了退,一言不发地目送他们离开。

王耀他们被截住的地方离边界不远,因此顶多只需半天,他们便可以走出结界。瓦修并没有要借给他们代步工具的意思,只说让他们走回去吧,反正也死不了。

诺拉回到自己的房间,看到了被放在小桌上的报纸,想着也是无聊,于是再次打开了它。

头版是墓碑学说,这之后,则是战况报道了。

美洲作为外星人首个攻击的大洲,已经全部沦陷,部分幸存下来的民众被送至中国及俄罗斯作为有生力量继续抵抗。

中国沿海及沿海以东全部沦陷,如今全都退守二线勉强抵抗。没有参战能力的儿童及老年人统一送至俄罗斯——那里冷到连外星人都不想轻易涉足。成年男性位于最前线浴血奋战,女性则在靠后的地方做些支援和后勤工作——这是亚太的战局。

至于欧洲,除了瑞士和列支敦士登,已经全部沦陷。只有少数抢救出来的科学家、以及各个方面的专家被送往俄罗斯进行“传承”的补足工作。而被救出的国民,也依照年龄分别送往后方和前线。

外界全民皆兵,瑞士和列支敦士登一派祥和的景象。诺拉看着不远处的街道上,人们安心喜乐地走过,心中涌上些负罪感。

只是为了我的国民,就任凭世界上的其他人陷入无止尽的困境与危难之中。诺拉的理性告诉她这是她作为一个国家化身应该做的,但是总有另一个声音在说:“你的不作为使人类覆灭,使人类文明覆灭。你是个合格的国家,却是个自私的人。”

诺拉突然像扔掉烫手山芋一般把那张报纸扔在地上,血红色的大字触目惊心。诺拉深吸一口气,好像做了什么决定一样,走出了自己的房间,直奔地下停车场。她发动了自己的车,朝着王耀他们离去的方向开去。

等到她的车在中立结界停下,王耀他们已经跨越过了中立结界,正与在外例行巡逻的外星人战斗着。即使只有五个人,即使他们都是国家,战况依旧惨烈。

诺拉是曾经看过他们的战斗,就算是拇指粗的贯通伤,他们的恢复力也强悍到瞬息之间便可恢复到表面上看去毫无痕迹的程度。而如今,同样的伤口,他们需要用来恢复的时间大大延长,诺拉几乎能看到他们伤口处蠕动生长的血肉。

诺拉无可避免地想到了那些战斗着的、前仆后继的人类。

有黑发黑眼的人,也有金发碧眼的,或许还有黑色皮肤的人也加入了军队,假装乐观的露出一口白牙。最后他们都倒在了前线,四处残肢断臂。他们没有绵延的、以国家文明为依靠的生命,于是他们有的死在战场上,有的失去四肢,有的失去感官,即使是这样,他们仍然坚守着,并且把自己的血肉之躯堆积成山,筑成人类最后的防线。

苍蝇在血肉模糊的尸体上盘旋,蝴蝶停在草地的鲜花上;破烂的衣衫沾满血污,稍旧的衣服被丢入垃圾桶。中立结界之外,人类浴血奋战,中立结界之内,岁月静好,百世无忧。

诺拉突然就有了想哭的冲动。

她吸吸鼻子,拿起后备箱中瓦修给她准备的枪支弹药,冲出了中立结界。狼狈的五个人惊讶地回头看她,她抹了把脸,说道:

“如今战斗着的不是列支敦士登,而是诺拉·茨温利。”这个金色短发的、坚强的小姑娘强忍着哭泣的欲望,将悲哀化作杀意,像一把把利刃一般,刺向来自远方的不速之客们。

“若我能说服兄长和国民们,那么瑞士和列支敦士登将成为人类最后的决战之地。”诺拉手中端着枪,枪管中冒出的火焰一刻不停,炽热如她沸腾的鲜血,寒冷如她冰冷的杀意。

“若兄长不同意,那我将把列支敦士登全体国民转移至瑞士,接受最好的保护。”诺拉抿了抿沾上鲜血的唇,说道。

“然后,列支敦士登,参战!”

沾血的裙摆破破烂烂,在腥风中被吹得飘起来,裙上的蕾丝已经被打成零零碎碎的破布,皮质的小靴走过红毯,走向战场,踏在了朽烂的尸骨上。应许之地的公主加冕成王,双手持剑,从不知忧伤的神殿走入人间,直面鲜血淋漓的战争。

 

 

诺拉狼狈地回到驻地的时候,瓦修几乎急疯了。他知道诺拉喜静,一个下午不出房间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直到晚饭时刻,诺拉一反常态的没有下来的时候瓦修才意识到事情不对,然后才发现诺拉早就已经不见了。

“你去哪里了?怎么弄成这样子?”瓦修抓住诺拉完好的左肩——她的右肩上有一个鲜血淋漓的、正在愈合的伤口,“你先去处理一下,待会儿下来吃饭。”

“好。”诺拉点点头:“兄长大人,这之后我有事情要和你商量,请等着我。”

“……好。”瓦修松开手,让人把她送回她的房间了。

诺拉简单洗去了身上的血污,换了身衣服出来,与瓦修吃好饭之后对他说:“兄长大人,我想实行他们的计划。”

“什么计划?墓碑计划?”瓦修看了她一眼,“我觉得我们不需要。”

“并不是。”诺拉深吸了一口气,把王耀告诉她的计划原原本本又对着瓦修说了一遍,越听瓦修的眉头皱得越紧,尤其是在听到诺拉的打算之后,他终于忍不住开口了:“你这样要承担的风险是巨大的。作为决战的战场,列支敦士登很可能被完全毁灭。如今国家化身的凭依尚不明确,若是以国土为凭依……”

“美国、英国和法国三位先生还在不是吗。”她笑着回答,“至少这样就可以确保国土的致命打击不会给我本身造成伤害了。至于其他的……他们答应了我,如果我最后这么做了,我就是下一个‘传承’的参与者。兄长大人,正因为我有足够的退路,所以我才不留给自己退路。”

“若我们赢了,我依旧可以依照‘传承’中的资料重建我;若我们输了,‘传承’亦会带着我前往无边的宇宙探求那亿万分之一的可能性。兄长大人,我将在明日举行全国公投,只是近四万人而已,很快就能出结果。”

“我的国家格言曾是‘为了上帝,亲王和祖国’。是时候再加一些了。”诺拉的声音轻柔而无比坚定,就像是她为国的信念一般:“为了这个世界,为了人类。列支敦士登必将从此刻开始,奋战到底。”

瓦修看了看她,然后点了点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公投花费的时间比预计的要长,不过也并没有对计划造成什么影响,列支敦士登的国民以70%对30%的比率通过了这项决议。瑞士政府同时也签署了接收列支敦士登国民的协议,自此,列支敦士登的国民开始向瑞士转移,同时,瑞士也派人前去接收列支敦士登境内的文物,带回瑞士以保存。

等到国内一切事物处理完毕,目前仍在顽抗的地球联军精英部队纷纷赶往列支敦士登,尤其是国家化身们,上至五大常任理事国,下至未被承认的西兰公国,统统全副武装踏入列支敦士登境内。

“诸位,我们的国民们,举全国之力,使我们强大,使我们生存,使我们的生命得以从千百年前延续至今,我们必当铭记从古至今诸位国民的贡献。国民的血肉即我们的血肉,国民的意志即我们的意志。”阿尔弗雷德走上临时搭建的高台,朝着百余国家化身以及军队们说道:“如今,是我们站在国民身前,为我们的国家、国民、文明献祭出骨肉精神的时刻了。侵略军的母舰近在咫尺,敌人的心脏近在咫尺,我们最终的胜利近在咫尺!地球万岁!人类万岁!”

在山呼海啸的喊声之下,列支敦士登与美国交接了话筒。这个寡言的女孩如今身着戎装长靴,短发似乎又利落了几分,她身后背着杆枪——这并不是她的所有装备——站到了高台中央。然后她在这呼啸声中开口了。

“自1866年,吾国宣布独立以来,保持中立已有数百年光景。因此,列支敦士登数百年未曾陷入战火,未曾加入战争。吾国也从未借中立国之名,行瞒天过海之事,堂堂正正,苍天可鉴。然今日时势逼人,非中立结界不可逆转战局。经吾国全体国民公投,以40%的优势,通过列支敦士登第1478号决议——”

诺拉看着自己这一边那闪闪烁烁的中立结界,深吸了一口气。

“列支敦士登,今日放弃中立国身份!”

中立结界暗了下去。

一直虎视眈眈的外星人舰船密密麻麻地冲了进来,母舰也跟随在他们身后,慢慢地、慢慢地踏入了列支敦士登领空。

待到母舰已经全部进入列支敦士登,诺拉才又开口了。此时她的声音已被漫天炮火淹没,唯有上帝侧耳倾听。

她说:

“同时,经吾国全体国民公投及世界诸国认可,通过列支敦士登第1479号决议,通过联合国第271届会议第1号决议,列支敦士登恢复中立国地位。”

那中立结界不甘地闪了又灭,好几次之后,才终于明亮了起来,由天至地,形成了一个坚固的堡垒。

这是一个卑鄙的计谋,但也无可否认的有效。诺拉这么想着,却丝毫没有负罪感。她已经“放弃”了自己的国土,她把文明国民都交予兄长与这个世界,比起人类文明的延续,这样的小计谋不足挂齿。

诺拉在与其他国家化身决意深入母舰之时,一个意料之外却又不值得对他的出现感到奇怪的人来到他们面前。

瓦修从瑞士赶来了,他也全副武装着,加入了国家化身所组成的小队。

“加入战争的并非只有我,还有整个瑞士。”瓦修说:“瑞士国家公投在不久前出了结果,以压倒性优势通过支援地球联军的决议。地球联军在列支敦士登的后勤保障除了你们原先的后勤路线以外,还有瑞士的支援。”

阿尔弗雷德大笑着拍手:“好!好样的!那我们就上去吧。是时候让他们见识一下我们的厉害了。”

2217年,世界上最后两个未参战的国家瑞士与列支敦士登,于决战时刻,加入战斗。

 

 

END


评论(4)
热度(53)
© CHvi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