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我血荐轩辕。







主aph,fate,凹凸
推耀、黑三角、联五、金闪闪,嘉德罗斯

cp向:耀all,嘉all,闪all本命。黑三角内不明显互攻;嘉瑞嘉无差。咕哒闪无差亦可。
国设极东红星爱情向不动且拒。
其余随便,不挑。

头像是wlop的!我爱他一辈子!

【红色】眼见不为实

 @穆衍 的生贺

1.红色

2.就瞎写,没有依据

 

 

01

王耀的手往虚空中一抓,故作神秘地用右手包住左手,在众人屏气凝神的注视下中,他将左手举起,做了个向上抛出的动作,一团小小的烟火在他头顶炸开,火星四散开来,在半空中消弭殆尽——这是他的结束魔术。

王耀向观众席鞠躬,在众人的掌声下退场,然而他知道,最大的挑战,正在等待着他。

果不其然,那个俄罗斯小伙子早就等在后台。他脸上浮着因为剧烈运动而产生的红晕,他手上拿着笔记本问王耀:“你昨天告诉我的我都明白了,今天的结束魔术是利用了某样化学品是吧?用的是什么能不能告诉我?应该是某样透明无色的晶体?”

王耀忍无可忍地打断了他。

“伊万,真的,你要是再这么刨根问底下去,我这饭碗就算被你砸了。”王耀双手按住伊万的肩膀——伊万比他高几乎一个头,远看上去反而像王耀把手搭在他肩上一样。

“您是本世纪以来最出色的魔术师。您的思维就像是宇宙在碰撞,无时无刻不会迸发出灵感与智慧的火花。”伊万认真地回答他:“只是这个简单的魔术技巧,不会影响到您什么的。您只需要告诉我我的猜想是否正确就行了。”

王耀必须承认他说的对,他的确还有许多未曾公之于众的魔术。而且伊万已经进行了退让,这给他一种再不回答他的疑惑就变成了莫大罪人的错觉。他只能点点头:“你说得对。”

伊万像是终于得偿所愿一般笑起来。

“是的……这很容易就能猜到。但我终于猜对了一次。”他低下头喃喃道,手指摩挲着下巴像是陷入了沉思。伊万嘴角不可抑制地勾起,然后拉住王耀带着白色手套的手,“我明天还会来,在表演结束后请在后台等着我!”

“……我明天表演结束就要离开这里前往法国了。”王耀不着痕迹地尝试把手抽出来,但最后还是放弃了,“如果想见我的话,请尽快吧。”

“那是当然!”

 

02

结束了表演的王耀在后台焦灼地等待着。他的行李特地在昨晚准备好,就是为了别在今天再因为行李的事给自己添乱。他在后台已经站了好一会儿了,但对方依旧没有来。若是平时,他也不是因为等一会儿就会火上心头的人,但他这次的确是赶时间,不能再等下去了。

在随行人员的催促声中,他抬手看了看手表,想着如果伊万再不来,他就只能走了。

在后台的入口处,伊万将行李箱往门口一扔,大喘气着跑进去。王耀见到他的时候,他剧烈地深呼吸着,弯下腰双手撑在膝盖上,连一个字都说不出了。

王耀担心地拍拍他的背,问道:“你没事吧?”

“……我还好。就是拖着行李太累了。”他缓过气后,慢慢站直,“我是要跟着你巡演的路程走的,昨天你说了出发时间,我就正好改签。”

“呃……”王耀突然说不出话来,在他看来伊万的行为已经算是很疯狂了。光是把在俄罗斯的三场巡演都看一遍就已经很不可思议了,更别说跟着他走遍半个世界。王耀小心翼翼地问他:“你会法语吗?”

“会一点?不过我觉得英语应该够用了?”

王耀一时间不知道这个槽该从哪里吐起,于是叹了口气:“那你就跟着我们走吧。实在是不放心你。”就算伊万每次表演结束就跑到后台来琢磨魔术背后的原理这个行为让王耀非常头疼,但他对伊万也并不抱有恶感——甚至还觉得他这种钻研精神非常难得。王耀觉得,要是他愿意学习魔术,一定能够更上一层楼。

最后王耀还是带着伊万上了飞机。伊万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硬生生和王耀的助理换了个位置,坐到了他身边。王耀看着一脸憋屈的助理,冲他露出了一个安抚的微笑。

到达法国后,有了名正言顺身份的伊万整日窝在后台研究王耀的那些魔术道具,时不时还和王耀探讨一下改进或是改造方案。王耀的生活中从此充斥满了伊万的奇思妙想,伊万的痴狂程度甚至到了做梦梦见一个新方案后立刻爬起来打电话给王耀的程度——这样的行为在被王耀谴责过了一次后,伊万改成拿笔记下来,第二天再和王耀交流。

“我真想让你学魔术。”王耀不止一次这么感叹道:“你简直天赋异禀。你是我见过最有想法的人。魔术界需要你。”

一开始伊万明确拒绝,之后他开始表示自己会考虑,而今天早上,伊万似乎有点松口同意的迹象了。

“我得问问我的老师。”伊万非常抱歉的坐在王耀面前——事实上他并不需要为此感到抱歉,“你知道的,我一向尊重他,他的建议对我来说很重要。”

“当然。”王耀欣然答应,伊万软化的态度对他来说是个好消息:“我会等你的答复。”

再经过数天的拉锯战和商讨之后,伊万休学了一年——幸好他早前积攒的学分足够他挥霍而不至于使他不能准时毕业。他从这时开始正式成为了王耀的学生。

正式接触到魔术之后,伊万才开始觉得自己之前的研究简直就是小打小闹。而和他想象的不同的是,他并没有在创新上花费多长时间——用王耀的话说这是他之后应该考虑的事情,反而将绝大部分时间用在了苦练基本功上。

扑克、礼帽、领带;错觉、移动、错位,每一样令人眼花缭乱赞叹不已的魔术背后都是日复一日的练习,要求最高的无疑是手上功夫,哪怕是一点点的不自然,都会被王耀揪出来严格的批评。

王耀把左手伸到他面前,做了个握持的动作:“你的大拇指稍微离远一点,你这样子像是包了个空心拳想打人。”

伊万一边有所领悟地点点头,一边悄悄看着王耀左手手心那块还没好全的伤痕。

大概是那个不知名的化学品弄的,就算隔了手套,==高温还是烫伤了王耀的手心。伊万第一次生出了一些退缩之意,但很快这点软弱又被淹没在他的不服输和求知欲之下了。

是的,魔术的光芒之所以耀眼,是因为它的光芒是由无数汗水、甚至鲜血堆积而成的。

伊万在清楚地认识到这一点之后,他心中的郁闷消散了许多,也就愈发能沉下心来学习,进步也愈发快。

王耀虽然嘴上不饶人,但还是对伊万的进步非常满意。他常常对自己的助理说:“虽然我还年轻着,但我已经后继有人啦。”

 

03

伊万第一次上台的时候,是作为王耀的助手登场的。这个并非华裔的生面孔引来了许多人的惊呼,但很快他们就礼貌地鼓起掌来,好奇地打量着他。

他有些紧张地站在台上,带着手套的手大概是因为太闷的缘故,手心潮了一片。伊万不适地双手握拳又松开,悄悄转头看向王耀。

在高强度灯光的照耀下,王耀脸上沁出一层汗,只是这么看着伊万也出于心理作用感到自己的脸上有点痒。但就算是这样,王耀说话的语气语调完全正常,就连手上的动作都分毫不错,似乎就像是他并不热、并没有擦汗的欲望一样。

伊万慢慢也静下心来,王耀不着痕迹地瞥了他一眼,满意地抿住上扬的嘴角。

许多魔术师在上台之后为因为紧张而错误百出,这样的心理问题虽然能够克服,但无疑会消耗魔术师极大的心力。如果能够像伊万那样一步到位,是最好不过的。

伊万在王耀的示意下摊开双手,站在王耀的侧边。王耀在台上旋转一圈以表示自己身上没有任何东西。随后他将手搭在伊万的手上,视线看向观众席,用一种夸张的表情无声地倒数。

随后他把伊万的双手猛地先下压,再然后快速抬起,两只鸽子凭空出现在两人相贴的手心中,张开翅膀绕场飞了一圈,最后分别停在王耀和伊万的肩上。

王耀在掌声中向观众席鞠躬,有点懵的伊万此时有样学样,也连忙鞠躬致谢,台下的掌声如同潮水一般将他们淹没。

伊万晕晕乎乎地回到后台的时候,化妆师小姐姐正翘着二郎腿给自己涂指甲油。她抬头看了一眼伊万,伸出手指指了指化妆台上的风油精:“你清醒一下,待会儿我帮你卸妆。虽然只有一点点,但还是不能带妆太久。”

“耀呢?”

“他不用我卸妆,他已经熟能生巧了。”化妆师撇了撇嘴:“动作那叫一个麻利呀,这速度我是真的佩服……快坐下来,我去拿东西。”她见伊万拿了点风油精抹在太阳穴上,满意地站起来。她把手往冰水里浸了浸,开始给伊万卸妆。

王耀站在化妆室门口,百无聊赖地等待着。等到伊万终于出来的时候,他已经有点睡意了。他想,化妆师动作是真的慢,这么薄薄的一层妆都要卸那么久。

化妆师:这小兔崽子过一会儿就要转头往门口看一眼是怪我咯?

伊万问王耀:“这里的三场结束了,我们是要立刻去下一个城市吗?”

“还有一场。我们今天整理行李搬过去。”

“不在这里吗?”伊万不觉得这个国家还有什么场地会比这里更好,“我们还需要去哪里?”

“当然不在。”王耀说:“我们接下来要去的是福利院。”

“这么多人?”伊万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不。只有我们两个。”

 

福利院位于英国中部,王耀和伊万到的时候,一个英国人站在门口等他们。他是这家福利院最主要的经济来源——他捐赠了许多钱财与日用品。

“亚瑟。”

王耀与英国人拥抱在一起,虽然英国人的动作略显僵硬,但他已经非常努力地在表达久别重逢后的欣喜。王耀也不觉得奇怪,很快就松了手。

伊万好奇地看着亚瑟。亚瑟咳了咳,朝他伸出手:“亚瑟·柯克兰。福利院目前的主要赞助人。”

“伊万·布拉金斯基。是耀的徒弟。”

这次轮到亚瑟惊讶地转头看向王耀。王耀朝他点了点头。

福利院的表演很成功,在表演结束后不仅王耀被孩子们团团围住,就连本来想赶快回去休息的伊万都被孩子们拦住。一个孩子趴在伊万的背上,伊万半跪在地上,伸手小心地摸了摸孩子的头发,用着带有俄语腔调的英语说:“快下来,危险。”

王耀盘腿坐在地上,燕尾服的下摆拖在地上,孩子们有礼地注意着不踩到他的衣服,随后围在他身边。王耀左右手各抱着一个他熟悉的孩子,笑吟吟地和他们一问一答。在稍微有点空闲时,他会从缝隙里去看伊万。伊万这时也坐在了地上,从口袋里掏出表演时用的扑克牌陪他们玩。

大概是因为给孩子们表演还算轻松的缘故——因为孩子也需要休息,所以表演时间并不长,王耀和伊万也格外有精力陪他们闹腾。而一直呆在旁边的亚瑟也在半当中被王耀一只手拽下了场,混迹在孩子群当中,慢慢也流露出了笑容。

伊万在又一阵欢呼声中把扑克牌收起来,试探地看向王耀。王耀点点头,对着孩子们说:“我们要休息了。”

他们虽然不舍,却也乖乖地让开了一条道路,王耀摸摸一个穿着红裙子的小女孩的头顶,塞给她一颗糖。

小女孩将那颗同样也是红色包装的糖攥在自己手心里,向王耀清脆地说了声谢谢。王耀摆摆手,带着伊万和亚瑟出去了。

 

04

在忍受了亚瑟长达一天的奇怪眼神之后,伊万终于忍不住挑了一个王耀不在的时候向亚瑟提问:“你这个奇怪的眼神是怎么回事?”

“喔……只是好奇耀居然会收徒弟而已。”亚瑟眼神飘忽,最后道:“真的没什么。”

你觉得伊万会信吗?

当然不会。

在伊万的“刑讯逼供”下,亚瑟终于说了实话。

“耀跟我说过,什么时候他收了徒弟,就是他退休的时候。”亚瑟坐在伊万正对面,手中抱着一杯热气腾腾的茶,“‘我收的弟子,一定比我更具天赋、更年轻,更富有创造力与求知欲。当这样的天才出现了,那么属于他的时代就将要来临。我不欲与其争锋,魔术界需要一个真正的天才去带领,而现在被冠以「天才」之名的我,不过是一个空窗期的过渡而已。’——他是这么说的。”

“我不知道是该说王耀妄自菲薄,还是说他有自知之明,毕竟我对魔术并不了解,也不了解他的水平究竟在什么程度。”亚瑟耸了耸肩,“他曾经抱有就算是遇到有天赋的人也不会将他收做徒弟的想法,他说这极其自私和阴暗,但是他无法抑制这样的念头,谁都想成为一个行业、一个时代的领军人物,而不是一个被一笔带过的名字不是吗?他能收下你让我感觉很惊讶,但也在意料之中,因为王耀不是那种会因为一己私欲而使天才被埋没的人。如果是那样,他也不会走到这样的高度。”

亚瑟停顿了一下,在看到伊万讶异的表情后,他急急忙忙又添上去了一句:“当然这不是在说你是天才,只是你有这个潜质而已。不要搞错了。”

伊万愣愣地点头,亚瑟觉得没话好说了,也有点尴尬,于是匆匆起身告别,把伊万留在了餐厅中。

……

“所以你找我来是为了这件事?”王耀颇为头痛地看着一脸严肃的俄罗斯人:“你别自作多情了,虽然你的确很有才华,但你还不至于到能够被我称赞天才的程度。”

“所以,你不会退出了?”伊万探究地问他:“你还没遇见那个天才?”

“当然没遇见。我退出还早得很呢。”王耀把伊万推出了他的房间:“别胡思乱想,现在,回去,睡觉。我真的困了。”

“……好。晚安,耀。”伊万站在门口,看着有些不耐烦的王耀,向他道了晚安。

“嗯嗯,晚安。祝你好梦。”王耀点了点头,关上了房门。

好一会儿过去,王耀屏息凝神,一丝动静都没发出来,似乎正在和谁比拼着耐性。

终于伊万的声音隔着门传过来。

“你是最好的,耀。”伊万额头抵着门,他的眼睛透过木质门板看着王耀的发顶:“你的手里握着星星,那是一双属于最伟大魔术师的手。”

王耀哼出一个鼻音作为应答,但也不打算再说话了。

等到听到伊万毫不迟疑的、远去的脚步声后,王耀才松了一口气。他躺倒在床上,轻声说道:

“真是的……亚瑟他怎么什么事儿都往外说。”

 

 

 

END

 

 

 

 

 

 

猜猜是be还是he吧。


评论(4)
热度(89)
© CHvi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