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我血荐轩辕。







主aph,fate,凹凸
推耀、黑三角、联五、金闪闪,嘉德罗斯

cp向:耀all,嘉all,闪all本命。黑三角内不明显互攻;嘉瑞嘉无差。咕哒闪无差亦可。
国设极东红星爱情向不动且拒。
其余随便,不挑。

头像是wlop的!我爱他一辈子!

【联文】如何饲养团子

1.丝路,耀罗

2.罗|马在前期和后期以团子形态出现

3.ooc我的

4.省拟预警

5.老王无口癖





【一】

王家大宅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算是夜晚也灯火通明。起初是王耀房间的灯彻夜长明,之后慢慢扩散到整个王家。王耀总是教训他们要早点睡觉,但是他们总有自己的理由。比如要批阅政务的王京,整理财务报表的王沪,等等。王耀也慢慢地不再说教了,而王家也又多了一个约定俗成的规矩——每天晚上总要有人做一顿夜宵分别送到每个人的房间——当然王耀是不必动手的。

今天轮到王浙。

“大哥。今天吃汤圆。想要几个?甜的咸的?”王浙敲门询问王耀,手中抱着的记录板错杂的写着王家众人的名字,错杂的写着“甜”或者是“咸”字,还有几个人不羁的写了个“辣”。王浙低头看着记录板上各个人风格迥异的字体,视线凝固在了几个“辣”字上,红唇弯起。

让你们好看哦。

“随意吧。”王耀的声音隔着门传来,有些模糊,带着丝丝倦意,打断了王浙心里面正盘算着的小九九,“别太多了就行。”

王浙应了一声,步伐轻盈的走向厨房。

约莫过了七八分钟,王浙端着汤圆开门进去,道:“大哥,四个汤圆,两甜两咸。放这边了啊,要是凉了就别吃了。”

等王浙出去后又过了几分钟,王耀伸了个懒腰,走到放着汤圆的桌子边坐下。

“一二三……怎么只有三个?”王耀苦笑着摇摇头,“大概是困了,也没细心数吧。”说着拿起勺子,再定睛一看,碗里赫然只剩下了两个汤圆。

王耀又盯着碗里头一会儿,勺子一撩,一个明显在膨胀的、大得不正常的“汤圆”被他舀了出来。王耀把那汤圆甩在了桌上。只见那“汤圆”突然动了动,然后蹦哒着转过身来,上头赫然是有五官的,不过好像鼻子是没有的。团子身上还裹了片破的、红色的布,之前被压着王耀还真没看见。王耀伸手把破布摘下来,那团子就不依,跳起来硬是从王耀手里抢了回去,发出了疑似是生气的“Rome~!Rome~!”声。

王耀看着这个快要从勺子里头重新掉回碗里的团子,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把已经膨胀到二分之一个前臂那么大的团子抱了起来,掏出丝帕替他擦着身上的汤汤水水,“叫你罗|马怎么样?嗯?”


【二】

“这个团子是什么玩意儿?”王浙戳了戳被王耀放在桌子上“任人观赏”的团子,“能吃吗?”

王苏从一旁走过来,端了几盘水果放在桌上。

“大哥让我们好好照顾它,应该不能吃。”王苏偏头想了想,“不过也有大哥让我们把猪照顾好方便吃的时候……这是一种照顾吗?”

“谁知道……”王浙把团子举起来,往两旁边拉了一下。团子不满地叫唤起来,身子扑腾着,大有一口咬上王浙手指的架势。

王浙惊讶地瞪大了眼睛,赶快松手:“哎哟,脾气还挺大。”

“我去叫他们来吃水果,你也别玩了。”王苏轻轻推了一下王浙,见王浙不动,抬脚踹了一下,“别愣着了。”

“知道了——”王浙心不甘情不愿地爬起来,一个接一个去叫其他人。

最先下来的是王沪。

王沪先跑去厨房洗了个手,再去餐桌旁边拿水果,见桌上只有几个空盘子,还有王耀留下来的团子,就高声问道:“浙!你说的水果呢?”

“嗯?不就摆在桌上吗?”王浙“蹬蹬蹬”地从上面跑下来,“你眼瞎……啊?”

王沪看了一眼桌上,反问道:“谁瞎了?”

“怎么了?”王京从楼上走下来,打着哈欠,“什么瞎不瞎的?”

“京哥你看啊!”王浙跺了一下脚,指着餐桌,“我准备的水果全没了!”

“被人吃掉了吧。”王京挥挥手,“沪?你干的好事?”

“老天有眼。”王沪举起双手,“我可是不会连皮都吃掉的。”

“那就是这个团子了?”

王京看了一眼瘫在桌子上,明显体积又变大了几分的团子。

一道道充满杀气的眼神冲着团子而去。

王家人的食物没了,王家人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三】

“你说它吃掉了你们的水果?”王耀抱着团子坐在沙发上,“怪不得一股水果味。”

“大哥,重点根本不是这个啊。”王浙哭丧着脸,“要是它以后再这样怎么办啊?我们可不能时时刻刻看着。”

“我知道了。不就一点吃的吗,何必。多准备一点就行了。”王耀笑着剥开一个奶糖的糖纸,塞进了团子嘴里,“既然吃水果有水果味,那么吃糖会有糖味吗?”说着就把头埋进去,不作声了。

“……”

王浙看着慢慢由白变粉的团子,一脸冷漠。


【四】

王耀最近心情很好。不是阿尔弗雷德不给他搞事了,也不是伊万又向他靠近了,而是最近做梦了。

做梦从某种角度上来说可以是睡眠不好的表现,但是对于国|家来说,做梦简直是百年不遇的事情。尤其是最近的梦,都能梦到那个早已逝去的古国,丝绸彼端的买家——罗|马帝国。

在王耀的记忆里,他没见过大秦——他这么称呼罗|马帝国。或者说,他没有过多的见过西方人,直到很多年之后。一开始,他对于大秦的了解,止步于书信上扭扭曲曲的汉字,和通商而来的商品。在之后,聊的也宽泛起来,比如他们的过去,比如治国之道。他们从来没有见过面,也未曾问对方要来画像,他们相知却不相识。

后来王耀曾经偷跑出去过,想去罗马一趟,只不过中途因为和一个发型乱糟糟的西方人打了一架而被发现了,就被带回了国都。

王耀做梦梦到的,是一个模糊的影子,看不清面容,声音的特点也被王耀容易的忘记,只记得了内容。

王耀把这归功于那个团子。叫着“Rome”,莫名其妙出现的团子。虽然现在是红色的当家,不过偶尔“迷信”一下,也不是什么坏事。如果真能把大秦招来,信一回也不会少块肉。

王耀对此很乐观。


【五】

王耀最近来开会都是哼着小曲儿的。

他梦里的人影越来越清晰了,按照这个进度,一个星期内就能见到大秦了。

“王耀家最近是有什么喜事了?”亚瑟看着自带小花的王耀,习惯性的用手肘撞了撞身边的人,轻声说道。

伊万感觉到手臂处被人轻轻撞了几下,转过头,露出一个笑容。

“万尼亚不知道啊~”

亚瑟一开始还没有反应过来,辨认清是伊万的声音的时候顿时惊恐地挪了一个位置。

“是阴谋吧,绝对是阴谋!”阿尔弗雷德一拍桌子,“hero已经能感觉到hero肩上保护地球的重担了!是的,要对抗这个老狐狸!”

“的确是挺重的。”弗朗西斯走到阿尔弗雷德背后提了提那个白色的玩意儿,“阿尔,你肩上的是什么?”

“???”阿尔弗雷德转过头,“啊啊啊啊这是什么东西啊!”

王耀这时才如梦初醒,走到阿尔弗雷德身边抱起团子。

“唉呀,怎么跑到那里去了。好好待着。”王耀把团子放在腿上,轻轻拍了一下。伊万紧盯着这个团子,如临大敌。

“说起来,亚瑟。”

“嗯?”突然被点到名的亚瑟有点方。

“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我怎么会知道啊,我还想问你啊!”亚瑟突然兴奋起来,跳起来站到王耀旁边“这是什么有趣的魔法吗?还是说哪个大魔法师送给你的?可以给我研究吗?……呃,只是应你的要求搞清楚这是什么而已!”

“你别打它的主意!”王耀一眼就看穿了亚瑟心中所想,连忙护住了团子,“我警告你!”

“啧。”亚瑟坐回位置,明显不死心。


【六】

既然无法求助亚瑟,而亚瑟又对着这个团子虎视眈眈,因此王耀决定还是不把团子带到会议上去。于是在王家人强烈的反对下依然决定把团子放在家里。

某一天,王耀回来时,一群人围在他的房门前,或蹲着,或趴在门上,乌泱泱的一堆。

“你们做什么……怎么一股酒味?”王耀动了动鼻子,把挡在他面前的人扒开,“你们谁喝的?”

“诶?大哥不是你喝的吗?”王辽揉着被王耀拉扯过的耳朵,“我还以为是大哥你呢。”

“……当然不是我喝的。”王耀打开门,“伊万也没来不是吗?房间里也没有人,大概是不小心碎了吧。”

王耀打开门看清里面的场景后,愣了一下,身后跟着的众省|市也一个个目瞪口呆:房间里头酒瓶七横八竖,一个白色的团子,不,已经不能说是团子了,准确的可以说是一个半”融化“的团子。

金珀色的眼睛此时眯成一条缝,发出迷之声音,跟费里西安诺通常的表情极其相似。

王耀三步并作两步,大步走过去,拎起罗|马团子,罗|马团子迅速延展成极其长的白色条状物。

王苏大笑道:“年糕哈哈哈!”

众人爆发出哄笑声。

王耀把它放在桌上,但很快团子就从桌子上滑下来。的确,现在罗|马团子就和一滩液体差不多,若不是那块不变的红布,王耀是肯定没法抓住它的。

“王琼。”王耀探头朝着门外道,“拿个鱼缸过来。”

王琼应了一声,一边笑一边跑去自己的房间拿了个空鱼缸,“大哥,拿来了,做什么?”

王耀让王琼把鱼缸放正,把快变成液体的罗|马团子扔了进去。

“好了好了散了散了。”王耀让他们都出去,“这里我打扫就行了,去去去去。”

众人嘘声四起,慢慢散去。

王耀把散落在地上的酒瓶收起来,扔进了门口的垃圾箱,把装着罗|马团子的鱼缸放到了自己的床头柜上。

“下次再喝这么多酒就扔掉你哦~”

“Rome?Rome!!!!”

那已经稀成半液体的团子眼见就要哭起来,王耀立马赔笑,“开玩笑的,开玩笑的啦!别哭哇!”


【七】

第二天醒来,罗|马团子差不多回到了原来的状态,但是出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那就是该怎么把它拿出来。

其实王耀是打算摔碎鱼缸放罗|马团子出来的,但是生怕碎玻璃会对团子造成什么伤害,所以就和王家一群人围坐在餐桌旁讨论对策。

“果然还是把鱼缸弄碎吧……切碎啊,不是摔碎,这样就没什么问题了。”王沪笑嘻嘻的推了推眼镜,“我有这样的仪器,不过要收钱呐。”

“喂!王沪!不许动我的鱼缸啊!”王琼拍桌大叫,“不然赔钱哦!”

王沪嘁了一声,算是放弃了这个提议。

“要不再让它喝点酒?”王黔建议,“我这里还多的是呢。”

“然后它就又稀了?哈哈哈哈哈!”王桂大笑。

正当一群人吵吵嚷嚷的时候,一声清脆的玻璃破碎的声音响起,一群人看向鱼缸,只见鱼缸整整齐齐的碎成两半。

“王琼,你的鱼缸……”王沪指着玻璃碎片笑道,“你看,不用我动手……”

“喂喂喂……”王琼冷眼看着那个身处玻璃碎片之中的团子,露出了一个“和善”的笑容:“呐呐,大哥,我可以把它做成年糕吗?”

“……我劝你还是打消这个想法……”

“好吧。”

最后王琼拿走了玻璃碎片并从王沪那里敲诈了一笔。

王沪:大哥一定会报销的……吧。


【八】

王耀取出罗|马团子之后,想着果然还是放在身边比较放心,就连睡觉都放在身边。当然,抱着软软的舒服才是主要原因。

王耀一脸颓废地从床上坐起来。

他看到了大秦,不过该死的是,那人的脸跟和他打了一场的西方人的脸一模一样。

“真是糟糕……”王耀身子一转,突然撞到了一个人。

“嗯?什么人?”王耀把被子一掀,那个人,或者说是大秦,就躺在床上。

那个人揉了揉眼睛,看向王耀。

“早啊,赛里斯。”

在外头,亚瑟拉着弗朗西斯,身后跟着阿尔弗雷德,急匆匆地跑进王耀家。王家人一听是和那个团子有关的,就心照不宣的装作没看见,放了他们进去。

“王耀王耀!我知道那个团子是什么了!这个是用阿尔弗雷德的血召唤出来的,那个团子大概也和哪个国|家有关系吧!”亚瑟抱着米团,冲到王耀卧室门口,一把打开房门。

“呃,我是不是打扰你们了。”亚瑟看着坐在床上大眼瞪小眼的两人,尴尬地摸了摸鼻子。

“没事。”王耀淡定地爬起来,“这就是那个团子……应该吧。”

亚瑟和弗朗西斯看着那个人,辨认了一会儿,突然变的惊恐起来,两张脸都扭曲了。

“罗……罗|马……”

王耀挑了挑眉毛,还真是。

“哟,大秦你好啊。”王耀的语气明显不是很好。

凯撒装作没听出王耀的恶意,露出一个笑容:“赛里斯你好啊。”

“那么我们之前打的那架是不是该算算账了?”

“啊……在说什么啊?……我不知道呢。”凯撒移开视线,爬下床出去了。


【九】

打发走了那三个人,王耀才有心思管大秦那档子事儿。

凯撒出去的时候,王家很多人都等着了,看到凯撒也就是小小的惊讶了一下,然后认识他的人对不认识的人介绍着这位已经逝去的罗|马帝国。

“所以,赛里斯我们去逛街吗?”

“……你又想让我买单吗?”

“当然了,我现在可是身无分文呢。”

“……好好好,王沪,给张卡。”

“啊……给。”王沪从钱包里拿出了一张信用卡。

“别啊。”凯撒摇摇手,“去吃小吃不用这个…什么卡…吧。”

“……你还是先了解一点常识比较好吧。”

于是凯撒就花了一个上午时间熟悉这个千年以后的世界,午后才和王耀一道出去。

“看来我死之后发生了很多很多事呢。”凯撒兴奋的东张西望,“你家的人都没有裹的那么严实了……啊,身材好好……哎哟!痛!”

“你就关注这些事吗?”王耀狠狠地敲了一下凯撒的头。

“哦。”凯撒继续四处张望着。

“赛里斯,你家的文字怎么没有以前难了?”

“那是简体字。”

“赛里斯,那个有圆圈的很像中文的字是什么啊?”

“要么是韩语要么是日语。”

“赛里斯,那个很像拉丁语的字符是什么啊。”

“是英语啊。”

“赛里斯我饿了。去吃东西好不好?”

“……好好好。”王耀扶额叹道,“就知道吃吃吃,吃死你算了……等等,反正你早就死了。”

“赛里斯,这里有好多新奇的东西啊!我真是老了。”凯撒大笑一声,“还有死不死这回事能不能不要再提了?”

“不能。”王耀回答道,“死了几千年的人还不许人说了怎么?”

“赛里斯你能说点好话吗?”

“略略略~”


【十】

在外面吃了一个下午加半个晚上,晚上七点左右王耀和凯撒才抱着一大堆糕点回来。凯撒说是他喜欢甜的东西。王耀觉得他这话肯定不能当着家里那群咸党说。凯撒本想分王耀一点(虽然这些东西都是王耀买的),但是王耀一向不喜欢吃很甜的东西,偏偏凯撒买的又是些在王耀眼里甜得发腻的点心,凯撒也就作罢。

王家的晚饭已经结束了,不过王耀在外面吃得舒服,就没再让人烧,就回房休息。

“你吃不吃啊,不吃我就让人分掉了。堆在房间里乱不乱……?”王耀看着凯撒抱着点心盒但不吃,堆在房间里到处都是,于是戳了戳凯撒让他把那些东西要么理好,要么分掉。

“好好好。以后一定会慢慢吃掉的……不会弄乱你房间的。”凯撒点了点头,手上的动作却是不停。

王耀嘲讽地笑了一声,似乎是知道凯撒乱堆东西的本性,不再说话了。


【十一】

第二天,凯撒不见了。被他堆在房间各处的点心盒依然还在。王耀随意拿起一盒,拆开了咬了一口,然后慢慢地吃掉了。

真甜。

不过没想象中的好吃。

王耀叹了口气,团了团塑料纸,随手扔进垃圾桶,把那些点心盒抱了出去。

“啊,这些东西,你们分吧。”

众人欢呼一声,一拥而上。

王耀站在人群外,看着他们吵闹着争抢,然后慢慢地走开了。


【十二】

夜晚,王家灯火通明,还有隐隐的鞭炮声传来。

今天的夜宵又轮到了王浙。汤圆什么的,还是老样子。只不过今天的事情比较多,王耀就让王浙放在一边,处理完了再说。

等到王耀处理完了今天份的公务,再去拿汤圆的时候,却发现里面只躺着一个膨胀的、大的不成样子的、裹着红色破布片的一个雪白团子。

王耀看着那个团子,愣了一会儿,缓缓地把它提起来。

罗马团子盯着他,露出一个不能说是笑容的笑容——只是代表嘴巴的黑线弯曲而已。

“你回来啦。”王耀拿了餐巾纸把团子擦干,放在了桌上。

“Rome!!”

“回来就好。”王耀下巴搁在手臂上,注视着白白软软的团子,不知道在想什么。

“Rome~”

“你想吃东西?”王耀歪了歪头,“可是你刚刚吃了汤圆啊。”

“Rome~!”

“我这里没有甜食……你买的都被我分掉了,对不起啊。”王耀歉意地笑笑。

“Rome!!!!!”罗马团子跳了起来,显然极其不满。

王耀把团子死死压在桌上,等到他安分了才松手,慢慢走出房间。

“我给你拿吃的。”

王耀走了没几步,突然走回来朝里头探头,一脸严肃:“不许偷喝酒。听到没?”

“Rome。”罗马团子真诚地看着王耀,如果它有手,一定会抬手指天发誓。

王耀关门走了出去,走到厨房的食品柜里面拿出装在盒子里还没有被分完的点心。

咦?上头怎么有水?不会是潮了吧。

王耀把点心盒上的水擦了擦,可是却越擦越多,怎么也擦不干。

什么鬼,这个盒子还会出汗啊。

王耀笑了一声,突然觉得眼睛有点热,条件反射地摸了一下自己的眼角,手指上有点湿润。

嗯?原来是我的眼睛出汗了。

透过玻璃的倒影,王耀看到自己脸上有泪滑过。

真好。



评论(9)
热度(132)
© CHvi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