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我血荐轩辕。







主aph,fate,凹凸
推耀、黑三角、联五、金闪闪,嘉德罗斯

cp向:耀all,嘉all,闪all本命。黑三角内不明显互攻;嘉瑞嘉无差。咕哒闪无差亦可。
国设极东红星爱情向不动且拒。
其余随便,不挑。

头像是wlop的!我爱他一辈子!

【耀龙】悬壶济世

1.耀龙,王耀人设,纯架空世界,两个都是小年轻……吧

2.ooc我的

3.名字姜允来自白塔太太

4.虽是这么说但是好像并没有cp向只是在讲故事而已,我也很绝望啊

5.写着写着感觉又是一个天坑,是错觉吧

6.题目瞎想的

7.写的渣但还是很不要脸的放出来了

8.无口癖





【一】

王耀系紧了绑在老树上的绳子,确认系紧了之后,踩着脚下的岩石,缓缓朝着悬崖下头下降。

这里的山崖下生长着许多王耀需要使用的高质量药材,他每隔三个月都要下去一趟,无论是野生的,还是自己种的,都要赶在最好的时候摘下来。

王耀一路下滑,最后荡进了一个巨大的天然岩洞,这里是王耀人工种植草药的地方,毕竟王耀需要的东西,生长环境会对药效产生很大影响,能尽量保持相同的环境当然是最好不过的。

王耀在洞口借着光,从衣兜里面掏出一张纸,上头端端正正地写着几个药名。王耀默念了几遍,再收了回去,点起火把朝里面走。

走了没几步,王耀就感觉这里头有点不对劲,明显是被什么人,或者是其他东西闯进来过了,种在里头的草药,无论是靠外的还是靠里头一点的都不翼而飞。再往里面走一点,虽然还有草药保留下来,不过都是残渣。准确的说,是明显被什么东西所咬断的。人是绝对做不到这种程度的,哪怕是生吃草药,也不会把旁边的泥土都吃掉。

要是让我知道是哪个该死的野兽干的绝对饶不了他!

王耀顺着地上明显向内冲撞和巨大重物拖曳挪动留下的痕迹向里走,看到最里面有着黑乎乎的东西,也许是野兽一类的。不过虽说是有野兽闯进来,但是所留下的痕迹只有体形极其庞大的野兽才能制造出来,再结合这个岩洞的位置,野兽已经不准确了,不如说是异兽比较合适。王耀本能地感觉不妙,一把匕首从袖管中滑落,缓缓地朝着那个方向走过去,没发出一点声音。

等到火光可以照亮那里时,王耀才终于放下心来,那里躺着的不是什么异兽,而是活生生的人。

王耀长吁了一口气,把匕首放好,就着火光仔细观察了一下躺在地上的人。

那人满身是伤,脸上都是凝固起来的鲜血,奄奄一息地倒在地上。王耀试了试他还有气息,抱起那个人朝外头走,在洞口拿绳子绑住他的腰,细心地拿衣服在绳子和身体接触的地方垫了垫,把他背在身后,徒手攀爬上去。

没有绳子做保险,又背着一个人,王耀的动作明显迟缓起来,用了比往常更多的时间才爬回原来的地方。王耀双手扒在地面上大口喘着气,一下子跳上地面,眼疾手快的拉住绳子,身子一转,把那个人拉了上来,坐在地上休息了一会儿,抱着他回了自己的小屋。

王耀简单清理了一下他身上的血迹,把他放在床上处理了一下,确认了没有生命危险之后,坐到院子里休息去了。

王耀一觉醒来,已是黄昏,想起被自己放在床上的那家伙,一个鲤鱼打挺翻身起来,一边理自己的头发一边往里走。

“哇——”王耀看着里头的人已经卧在床沿伸手去够桌子上的茶壶,直接就着茶壶口在喝水,见王耀回来,手一抖,茶壶里头的水全数翻了出来。王耀闷笑一声,开始庆幸自己的隔夜水没有倒掉换成新的开水,否则这人就得破相。

那人看王耀进来,安分地躺回了床上,乖巧地看着他。

“怎么样,清醒了吗?还记得自己的名字吗?”王耀拉过那人的手腕,三指搭在他脉上,脸色变得微妙起来。

奇异的波动。

王耀只当是自己学艺不精,这个人又体质特殊,就松了手,随手拿了桌上的一块手帕来擦拭他脸上的茶水。

“姜允。”那个人声音沙哑,像吞了一口沙子在喉咙里,哪怕刚刚喝了水似乎都没有起半点作用,结巴地好像几百年没有开口说话一样,“我……的名……字……姜允。”

王耀听了好一会儿才听懂,思索起这个名字和皇室的关系,最后还是放弃了,笑眯眯地看着他。

“我叫王耀,怎么叫我都行。”王耀朝他自我介绍,手上动作不停,擦到左额角的时候眼前一花,隐约看到姜允双眼变成了金色,脸颊两边金鳞浮现,只一瞬,就又都消失了,王耀愣了愣,没有再说话,只当是自己看错了,也没有多想。

“谢谢你救了我。”姜允等着王耀帮他擦拭完之后再次坐正,“有什么我可以帮你的吗?毕竟是你救了我,是一定要感谢的。”

姜允看着王耀沉思的样子,开始有点担心王耀根本不提要求。如果他想要回到九天之上,虽说本来就是那儿的人,但是既然是被打下来的再上去也没那么容易。雷劫还是要遭的,而严重程度和下界的因果有着某种联系。如果他未能报恩,雷劫的强度也会增强,姜允是绝对不想再给自己找麻烦的,所以这个因果必须解决掉。

“暂时没什么要求。”王耀撑着下巴看着姜允。

姜允心里咯噔一下。

“不过呢,如果你愿意的话就在这里稍微打一下下手吧。”王耀试探性地提出这个要求,“如果不愿意的话就算了。”

“不,当然可以。”出乎王耀的意料,姜允一口答应,甚至还有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那我给你安排住的地方?”

“不用了,我睡山崖底下的岩洞里就好。”姜允连忙拒绝,毕竟山崖底下灵气充足,恢复起来也能更快一些。

“?”王耀疑惑地看了他一眼,然后点了点头,“好吧。”


【二】

“耀。”姜允背着药篓从底下爬上来,药篓里装着满满的东西。自从王耀发现姜允出乎意料的擅长攀岩,就把到底下采药、种药的重任交给了他。不过王耀当然是不知道姜允从不攀岩,而是直接腾云驾雾飞上来的。

姜允摸了摸自己的额角——那里本该生长着龙角的,只不过被折断了罢了,把药篓一甩,不出所料地听到了王耀大骂他不懂得爱惜这些草药的声音。

姜允嘻嘻哈哈地走进王耀的药圃,看着王耀灰头土脸的从一堆杂草——至少在姜允眼里是这样的——里站起来,拍了拍衣服上的尘土,一脸肉痛地看着被姜允随意丢在地上的东西,拉着姜允把那些东西捡了起来。

“哎呀,不就这些杂草吗,这么宝贝做什么。我看过的灵丹妙药比这好得多。”姜允被王耀拉着蹲在地上抱怨着,在王耀威胁的目光注视下,不情愿的把那些东西收到药篓里头,背起来走了。

王耀冷哼一声,虽然他这个神医还真没什么没见过的药材,不过也没怎么嘲讽姜允,毕竟他现在不知道人家的底细,说不定真是什么皇亲国戚,手里攥着机密——虽然他也不怕就是了,但谦虚点总归是没错的。

“你今天还睡在底下?”王耀抖了抖自己的被子,姜允坐在椅子上抱着王耀留在桌上的茶水,小口小口地抿着,咬着瓷杯的边缘应了一声。

“对,睡底下……没事儿的,给我留条被子就行。”因为悬崖底下灵气浓厚,在里头修炼能加速自己的恢复速度,比吃草药有效果多了,所以姜允才利用晚上的时间在底下修炼。对,那些草药就是姜允还是龙形的时候冲进那个岩洞的时候要么吃掉要么毁掉的。幸好当时姜允发现那个岩洞容纳不了自己真身,赶忙化作人形,若是真身待在里面,得被王耀拔下一身龙鳞来。

王耀拿了一床刚刚晒过的被子塞给姜允,又捎了一个枕头给他,刚想说些什么,有个山下村子里头的小姑娘爬上来向王耀讨伤药。

王耀转身到柜子旁边,拿了一些给那个扎着辫子的小姑娘,顺手拿了几块桂花糕包起来给她。小姑娘看着手里的东西,似乎有点为难,然后扯了扯王耀的袖摆:“能再给我一点吗?”

“嗯?”王耀仔细看了看那小姑娘,似乎有点惊讶,回了屋子里抱着许多伤药出来,“你爹受了多重的伤,这些还不够吗?你看着拿?”

小姑娘一听王耀问起来,眼圈一红,嘴巴一瘪,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

王耀看着小姑娘一抽一噎着大哭,手足无措地拿出手帕递给她,僵在一边不知道说什么好,就一遍遍地重复着:“不哭了不哭了”。

姜允在一旁幸灾乐祸地看着——被王耀欺压的久了,一看到王耀不顺他就迷之开心。

“帮忙呀。”王耀伸腿踹了姜允一脚,姜允呲着牙,抱起了那个小姑娘,身子一转,让王耀看不到他手里的动作。

姜允拍了拍小姑娘的脸,让小姑娘的注意力集中在他的手上——姜允打了一个响指,一丝火焰窜出来,扭曲成不同的样子,比如小兔子之类的小动物。小姑娘慢慢停止住了哭声,姜允得意地回头看向王耀,王耀朝着姜允比了一个大拇指,然后走向前去问那个小姑娘:“你爹出什么事了?”

小姑娘好像平复了心情,慢慢地说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从前几天开始就有外头的人进我们村子,不是外头来的商人,好像是来找人的。他们一开始就是在村子里头闲逛,昨天突然闯进我们家来,我爹没给他们好脸色,结果他们一言不合就动手,除了我爹以外还有不少来拉架的也受了伤。现在我爹躺在床上……疼得动都动不了……”

等到小姑娘好不容易说完了,王耀就回了里屋拿了药箱,一边检查里面满满当当的东西,一边拉过小姑娘的手:“我陪你下山去看看,别留下什么后遗症下来。”

小姑娘走在前面带路,王耀和姜允走在后头跟着。姜允看着王耀一副急切的样子,用手肘撞了撞他,问他:“你那么着急干什么,再说了,人家也没求着你给你报酬,这么用心做什么。”

“你懂什么。”王耀翻了个白眼,“这个村子里的人和我关系都不错,他们因为……受了伤,我去看是应该的。”

“因为什么?”姜允抓住了王耀没说完的那段话,直觉告诉他王耀瞒了他什么事。

王耀沉默了一会儿,最后说道:“没什么要紧的。”


【三】

到了小姑娘家,她爹有气无力地躺在床上。她娘眼圈通红地在家里忙里忙外,不少乡里乡亲也闻讯赶来帮忙。

王耀擦了把汗,给小姑娘吩咐着休养时的注意点,小姑娘点着头表示自己都记着了。王耀又把药箱打开来,把里头的一些可能用得到的药品都留在了这里,若是有个小伤也好用,也不至于被外头的黑心郎中给狠狠地宰一顿。

姜允看着王耀和这村里头的人相处甚好,本来想着看完小姑娘她爹就回去,没想到王耀没有立刻回去,反而绕着村子挨家挨户送东西,就连押在牢里头的犯人,也给他们留了东西,一副老好人的样子,当着这群人的面也不好多说些什么,等着王耀带着他回去的时候才终于忍不住问了。

“平民百姓也就罢了,那些罪犯何必花这个心思,有的早晚也是要执行死刑的。”姜允拿过王耀的医箱,里头空空荡荡,本来装着的或普通或珍贵的药物全都留在了山脚下,姜允看着王耀每天熬夜研制这些稀奇药物,甚至拿自己试药,如今全数送给了山脚下那些可能一辈子都用不上的人,还有获死刑的罪犯。这些好东西就算是姜允向他讨一点来,王耀也要絮絮叨叨好久,姜允自然是不服的。

“那按你这么说,凡人终归难逃一死,也不必寻医问药,早死晚死都是死罢了。”王耀对此不以为然,反过头来反驳他,“无论是谁,哪怕是罪犯,活着是他们应有的权利,不到他们该死的时候,行医的就要竭尽全力留住他们的命。”

姜允不说话了。

他是龙,有着近乎于无限的生命,强大美丽,到他这个岁数,除了同族的龙能趁他不备重伤他,没有人可能动得了他,更别说杀了他。如此一来,他就是接近于完美的长生了。他们习惯于,甚至厌倦这漫长的生命,但像王耀这样的人,却无时无刻不想着多活些年岁,正因如此,王耀这种医术高明的医生才会备受推崇。

“你也不用担心的。我也不是什么人都救。”王耀看姜允陷入思考,好像心情不好的样子,寻思自己是不是哪里戳了他痛处,又不知道哪里不对,只能扳着手指头数给姜允,“一,二,三,我有三不救的规矩。不值得救的人是绝对不会救的哦~”

姜允没有问王耀是哪三不救,就敷衍了几句表示了自己对他的放心,再也不说话了。

王耀也没有试图挑起话题,两人一路沉默着回了屋。

“你理东西做什么。”本打算去岩洞的姜允见王耀开始收拾起自己为数不多的东西,大多是医典一类的,有着要离开这里的意思,姜允抱着被子这么问他。

“我不能给这里的人找麻烦。”王耀给自己的包袱打了个结,绕着这座小房子走了一圈,“我明天一早就得离开这里。去周围的城镇,去哪个朋友那里避难,或者再找个地方躲起来都好。总之不能再待在这里。”

“那你记得叫我一声。”姜允应了一声,拉着绳子飞身下了山崖,“我还要履行我的承诺。”姜允在这儿休养,恢复了多半,那缺了的角也快要长好了。等到全部恢复好了,回到九天之上的时候还要遭劫,可不能因为这个未完成的因果平白再给自己添个麻烦。

王耀没有回答他。

第二天一早,姜允带着东西上来找王耀,王耀已经不见了踪影。姜允翻遍整个屋子,最后在一个隐蔽处留着一张纸条,大意是自己已经走了,勿念。

姜允瞬间就气笑了。在他眼里,王耀惹上的人那是有权又有势,王耀这个小身板儿,别说反抗了,说不定逃都逃不走,就这还不带上他,虽说他常常给王耀添堵,但带着条龙好歹武力值方面不用担心了吧。到时候救了他,自己了结了这个因果,回九天之上还不是和吃饭喝水一样容易。姜允越想越有道理,施了个缩地成寸的把戏,眨眼就到了离这儿最近的镇上。

姜允到了镇上,见着人就揪着他的领口问有没有碰见过王耀,最后一个卖菜的小贩给姜允指了条去官府的路,说的确有个他描述那样的人被带去了那儿,不过是不是他要找的人就不知道了。

姜允隐了身形,悄悄地进了那里头,走了好久才看见王耀人。只不过不是他想的被严刑拷打,受尽不公平的待遇,反而王耀像个大爷一般坐在主位,底下坐着的人不敢造次,朝王耀赔着笑脸恭恭敬敬的样子。姜允不是很懂现在的情况,就没有出来,躲在后头暗中观察。

“王某已经说过了。”王耀闭着眼睛,看都没看底下那群人,“王某有三不救,你家主子不巧,正好是这三不救里头的。”

“不知王先生是哪三不救?”有人想为他们主子开脱,厚着脸皮问王耀,好摆脱了王耀给他戴的这个帽子,也算了结了这个差事。

王耀抬起眼皮,看了他们一眼,又闭起眼睛幽幽说道:“求死之人不救,白眼之人不救,卖国之人不救。”

王耀看着底下人煞白的脸色,其实是很想不给面子的笑出声的,不过还是端着茶杯遮住自己因冷笑勾起的唇角。他们的主子他还不清楚?!如今大盛和北边的游牧民族开战,他们家主子位居高位可是卖的一手好国,硬生生把北边大片土地拱手相让,王耀当然是不救这种人的。救这种人一命,不仅折自己的寿,也会祸害其他百姓,典型的损人损己。

“那王先生是不想配合我们了,得罪了。”那人虽说要完成上头交代下来的事情,但更不想惹怒王耀以至于丢了小命,就叫了人来,将王耀半胁半请地带到了里头,找了个厢房住着,还送来了一桌好吃的,俨然是把他当作一座大佛供着。若是换作其他人,早早儿的丢进大牢领赏去了。

王耀打发走了那些侍女,确定了送来的东西没问题后,悠哉地坐下来开始扫荡送来的吃食。亏待谁也不能亏待自己,没有能量补充,哪来的精力逃走。

“我想过了,你那个白眼的不救,难道不是等到救了之后才晓得是不是白眼的吗?怎么能说是三不救呢?”姜允突然从上头荡下来,脚勾在房梁上,倒挂在王耀面前,显然是想故意吓王耀一跳。

王耀筷子夹着一块排骨,刚打算送进嘴里,见姜允突然出来,没有被吓到,更没有生气,就顺手塞进了他嘴里。

“坐下来好好说话。”

姜允翻身上去,手拉着房梁,跳下来,拍了拍手上的灰,拉了把椅子大大咧咧的坐在王耀对面。

“你说的三不救其实只有两个嘛。”姜允撑着下巴看着王耀,刚刚打算继续说下去,就被王耀打断了。

“没错呀。”王耀拿碗站起来,拿勺子舀汤,“其实我就是觉得三不救比较霸气。两不救,或者二不救听上去多蠢啊。”

姜允:……

“对了,你是偷偷溜进来的吗?……看你这副样子我就应该知道了。”王耀把那碗汤放在姜允面前,“你睡哪里?”

“我睡你这里。”

“我这儿只有一张床哦。”

“……嗯。我不嫌弃你的。”

“可是我嫌弃你……好吧开玩笑的。”


【四】

有了姜允的帮助,王耀很轻易地就搞到了这儿的侍卫换班时间表和地形图,整天盘算着怎么出去,打算越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越好。一天,姜允晚回来了一会儿,手臂上受了伤,王耀给他涂了点药,让他睡床上去,因为怕碰到伤口,自己没有和往常一样爬上去,搬了个软榻躺在床边。

“你被谁伤的?”王耀盘腿坐在软榻上,看着姜允轻轻按着自己的伤口,尤其是用力过猛的时候扭曲的脸。

“啊,是有一对车队进城来,我本来想看看车队主人是谁,结果一不小心被发现了。”姜允回想着自己受伤时候的事情,“他们好像要过来,你小心点。说不定是来找你的。”

“我知道了。”王耀点点头,熄了蜡烛,翻身睡了。

……

王耀看着姜允的手臂,眼睛瞪得老大,姜允一脸尴尬,眼睛不知道该往哪儿看好。

“这才一晚上……我可不认为我的药有那么神奇。”王耀在原先伤口的位置按了按,一脸见到了稀世珍宝的表情,“虽然之前在搭你脉的时候知道你的体质特殊,但也不至于……太逆天了吧,你从小就这样?”

姜允正在思考着要不要把自己其实并不是人类的事情告诉王耀。

“耀。那个,告诉你一件事。”姜允斟酌了好久才开口,时时刻刻观察着王耀脸上细微的表情变化,“其实我不是人。”

“你的恢复速度那么强当然不是人。”

“不是,我不是说这个……不对,我是说这个……等等……”姜允想了一下,好像无法反驳,干脆忽略了这句话,“我是说,我不是人类,我是一条龙。”

王耀抬头看了看他。

“哦。”

等等这不对啊,不应该是扑上来叫我龙大爷吗,怎么是这个反应。

“你手臂受伤了,不会连脑子也撞坏了吧。”王耀谨慎地摸了摸姜允的头,“要不要我帮你看看?”

“去你的。”姜允一把拍开王耀的手,在王耀的注视下,两边脸颊金鳞浮现,平日里伪装成黑色的眼睛金光乍现,竖瞳中隐带凶光。

“哇哦。”王耀点了点头,“原来不是错觉。”

姜允看王耀说完这句之后就不再说话了,在他眼前挥了挥手,见王耀没有反应,直直地看着自己,露出一个恍然大悟的表情,躺在床上笑成一团。

好嘛,吓傻了。

“所以姜允这个名字是你胡诌出来诓我的?”王耀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那你的真名呢?”

“真名?没有哦。”姜允看王耀这副样子,又闷笑了一阵,看王耀好像不耐烦的样子,才翻了个身子,坐正看向王耀,“他们一向都叫我龙的。你也可以这么叫我,没问题的。”

王耀没问龙嘴里的“他们”是谁,想来也是什么稀奇的异兽。

等等,异兽……

王耀突然想起了什么,猛地一拍大腿,指着龙厉声质问:“我那些草药是不是你毁掉的?”

龙想起了自己毁掉的那些草药,有点心虚,转身把自己埋到被子里。

王耀看龙这副样子,知道了就是他干的好事,“腾”地一下站起来,掀了被子打算劈头盖脸的一顿骂,这时,门被打开了。龙没有地方躲,蜷起来化为了龙形,再缩小成手掌长短手指粗细,绕在了王耀手腕上。

王耀看有人来,也没办法再说些什么,就转身出去开门,门口站着的是来求医的正主,王耀虽然没有打算给他好脸色看,但还是让他进了屋,待人礼貌是一回事儿,治不治病就是另一回事了。

那人年轻的很,二十出头的样子,五官端正,眼含阴鸷。从他进门开始,王耀一句话都没说,端着茶杯翻着手里的书。那人也不觉得尴尬,端端正正地坐在王耀身边。

等到王耀一本书翻完,起身去拿另一本的时候,那个人终于说话了。

“不知道王先生需要我付出什么报酬才答应救我一命?”那人百般恭敬,反而让人觉得若是王耀拒绝他的请求就是王耀不通人情一般。只可惜王耀不在意别人怎么看他,并不吃这一套。

“强军北上,不再逼迫皇帝签那些丧权辱国的条约。”王耀轻飘飘地说了这一句,显然不对此抱有多大的期待,“想来你也做不到,湘梁王大人,走吧,恕不远送。”

那人面上隐隐浮现出怒色,似乎想要发作,不过忍耐住了,似是知道王耀的坏脾气,也知道自己此行肯定无法达成目的,慢慢地走了出去。

“他肯定不会放弃的哦。”龙细细长长的身子变大,从手上游走到王耀身上,盘在王耀腰间,头搁在他的肩上,龙尾一甩一甩。

王耀对于龙形的样子还不是很适应,龙须蹭的他有点痒,王耀偏了偏头,伸手覆上龙的身子,冰凉的金色鳞片刺激得王耀浑身一哆嗦,“不知道那家伙会什么时候来,你只能暂时保持这副样子了。”

“也好,省得我费力保持人形。”龙抬起头,绕着王耀飞了一圈,钻进了被窝里头不再出声了。

王耀看了看蜷成一团的龙,视线放空,不知道看向哪里。

居然是龙啊……


【五】

深夜,无星无月,城门早已经关上了,王耀带着龙向城外走。行李什么的都归了龙拎着,自己双手空空的,根本不像是逃跑的人,反而像是出来度假的。

王耀手一翻,拿出一个黑漆漆的机关套在手上,不知道动了哪里的开关,一只钢爪弹射出来,牢牢地扒住了城墙。王耀一只脚踩上墙壁,拇指一勾,在一阵金属铿锵,机关发动的声音后,钢索猛地收缩,借着这股力,王耀立马就上了城墙。

“哇哦。”龙看着王耀已经上了城头,在上头冲着他招手,慢慢地飘了上去,“然后咧,你怎么下去?”

王耀拿出一捆绳子,找了个地方开始打结。

“你先下去吧。”王耀拉了拉绳子,确认系紧了之后翻出城墙,踩着墙体慢慢下滑。龙点了点头,没有等王耀,飞身下去。

王耀往下走了没多久,突然城头出现了无数举着火把的士兵,王耀暗叫一声不好,紧紧贴在墙上,慢慢向下滑,祈祷着千万别发现自己。

湘梁王站在城头,听到一个士兵喊他过来,走到王耀系的绳子旁边,摸了摸绳结,探出身子看着王耀,突然咧开嘴笑了一声。

“拉上来。”

龙在城墙底下左等右等,不见王耀踪影,就把行李放到了隐蔽的地方,施了一个障眼法,又回了城墙上,王耀之前系着的绳子散在地上纠结成一团,而他人已经不见了。

“被抓回去了?”龙跑去原来软禁着王耀的地方转了一圈,想来那位湘梁王转移了个地方,至于去了哪儿,如今是深夜,龙当然也找不到什么目击者可以给他指路,就跟无头苍蝇一般在城中四处转悠,企图依靠自己一直以来的好运气找到王耀。

龙走遍了半个城,都没有见到可能藏人的地方,正打算休息一会儿再继续的时候,孩童撕心裂肺地哭喊声从某一处传来,龙觉得这哭声有些耳熟,好像是那个小姑娘的声音。龙侧耳听了一会儿,找准了方向,向着哭声传来的地方而去。

那些村民,无论男女老少都被绑着,一排排地跪在广场上。像小姑娘一般大的孩子嚎啕大哭,稍微懂点事的沉默地跪在那里一句话也不说。龙躲在阴影里头,虽然很不想管这档子事,但是想起王耀很关照这些人,还是决定高抬贵手救他们一命。

龙刚走过去没几步,就有人来了,那位湘梁王领头,身后跟着许多提着刀的人。龙还没有救出王耀,想了想,就又退了回去打算静观其变。

这些人应该都是这个家伙带来威胁王耀的,那就是说王耀肯定会被带到这里来,也就省了他再费心力去找王耀。龙这么盘算着,找了个地方躺下,等着王耀被他们带过来。

一直到龙差点都要睡着了,王耀才跌跌撞撞浑身是伤地被人押过来。

王耀一看那些跪在广场上的村民,先是愣住了,随后转了身朝着湘梁王破口大骂,哪有平日里在外人面前谦谦君子的模样。

王耀自然是知道湘梁王把这些人带来是想做什么,隐隐有了松口的念头,但是若是救了他,会有更多人命被他白白葬送。王耀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发疯一样想要挣脱押住他的人。

“我给你考虑的时间。”湘梁王走到王耀身边,朝他指了指那些村民,“每过一段时间,我就会杀掉一个人,你好好想想吧。”

王耀深呼吸一口气,垂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一炷香的时间过去,湘梁王走到王耀身边,见他没有改主意的意思,随意指了一个人:“就他吧。”

被点到的人大叫起来,似乎是在哭喊着我不想死之类的东西。

“等等。”王耀叫停了湘梁王的动作,神情似乎极其不甘愿,“我答应你。”

“早这样不就行了吗?何必受那些皮肉之苦。”湘梁王极其得意的样子,似乎早就料到这个结果。

王耀伸出手,抬了抬下巴,让湘梁王把手伸过来。王耀三指搭上湘梁王的手腕,闭目好像在感受着什么,张嘴就开始忽悠。

看湘梁王开始降低警惕,王耀的忽悠也更加顺口起来。等到湘梁王一愣一愣的点头时,王耀的袖管里头滑出一把匕首,反手挑断了他的手筋。

湘梁王抽回手,满头冷汗,抬起另一只完好的手想要给他的手下下令。不得不说他的手下的确是有点小聪明,马上就打算对着那些村民下手。

龙躲在暗处,看他们拿刀冲着村民的脖颈砍去,觉得王耀可能控制不住这个场面,立马就走出去,施了咒弄断了那些刀,村民们抓住了机会纷纷逃开。湘梁王看着人质全逃了,王耀又要被龙救走,心一横发了狠,吹了一声哨,叫来了自己带来的军队将王耀他们团团围住。逃走的村民们有人顺利离开,有的人也被围堵在这个包围圈里头。

王耀拿着匕首横在湘梁王脖颈处,死死看着那些拿着武器不抵御外敌,反而冲着国民动手的所谓军队,眼睛通红,牙齿咬得“吱吱”作响。

“叫你的军队走。”

“如果你不治本王的病,本王早晚也是死,我要是死了也无所谓,但是这群村民,你怕是不能就这么抛弃他们吧。”湘梁王笑得很是猖狂,尤其是在看到王耀糟糕的脸色的时候。

“你想走就走吧。”王耀没有退让的意思,他知道这些身处高位的人不会那么容易放弃生命,反而开始和龙说起话来,“这是我的事情,不该把你卷进来的。”

龙站在王耀身边,看着王耀的侧脸,没有打算走的意思。

“我给你的东西记得好好带走,随便找个人收着,或者你自己拿着也行……”

王耀像说遗言一般给龙交代了几件事,龙听了几句,最后难以忍受地打断了他。

“你想凭自己一己之力去救他们?”龙的脸上难以抑制的露出嘲讽的神色,“就算你挟持了湘梁王,他也是迟早要死的人,说不定就和你、那些村民同归于尽了呢?他自己也说了不是吗?所以交给我?”

王耀笑了笑,没有给龙解释。

龙看王耀没有按照他意思去做的打算,无奈地叹了口气。

“虽然这样恢复的时间又变长了,不过啊……就当是还你人情了。”龙的身影变淡了,王耀出于本能地抓住他,手却毫无阻碍地穿过去了。

“喂……不会吧。”

王耀眼睁睁地看着龙的身影完全消失,手中的匕首不自觉地松了松。湘梁王忍着左手的剧痛,抬手抓住了匕首的刀刃,挥手扔出了老远。

王耀看优势不再,闪身想走,突然感觉手臂处传来一股巨大的拉力。

湘梁王满是鲜血的手死死地抓住王耀手臂。


【六】

本来天边已经微微亮堂,自从龙消失之后,本来的好天气一下就转了个弯,乌云翻滚而来。不同于平日的暴雨天气,它所带来的威压让王耀微微有些呼吸困难,越聚越多的乌云有压垮城墙的态势,其间隐隐有电光闪烁,好似马上就会劈下一道雷一样。

湘梁王本想说什么,突然一道婴儿手臂粗壮的雷电劈在两人之间,地上铺设的石板灰飞烟灭。

王耀咽了一口口水,向后退了几步,抬头看向天空。

金色带鳞片的身躯在黑云中翻滚,最后,一颗金色的头颅从里头探出来,一声悠远的龙吟声震彻天地。王耀睁大眼睛看着这巨龙真身,脑海一片空白。他不是没有想过龙以真身出现在这里,但无论再怎么幻想,都没有亲眼所见来的那般震撼。

龙从天际探下身来,用头轻碰王耀。王耀注意到,这条龙左边的角上有着缺口,显然没有恢复完全,而且隐隐有着扩大的趋势。

“龙——!那是龙!”有人大喊一声,刀剑落地的声音纷纷响起,紧随着的还有哭喊求饶声。在场除了王耀的所有人慑于龙威跪伏在地,就连王耀都有腿一软想要跪下的心悸感,不过还是硬生生地扛住了。

龙瞧着底下求饶的人,丝毫不为所动,小小地吐了一口气,湘梁王立马被吹飞到十几米开外,撞到一个人身上才堪堪停下来。龙长啸一声,无数道雷电从天而降,凡是曾对王耀下手的、对村民下手的,没有不当即瘫倒在地上抽搐的。那位湘梁王大人满身焦黑,眼看是救不活了,王耀看着那副惨样,咳了一声掩饰自己的笑意。

龙看着地上或抽搐,或磕头的一群人,他们已经没了威胁,就化为一团云雾裹挟着王耀出了城。

等到出了城,龙在藏行李的地方放下王耀。

“你把东西都放在这儿了。”王耀拿起包袱,看向化为人形的龙。

龙擦了擦额角的血,抹了一点在王耀身上一些较大的伤口上,王耀抬手看了看伤口,很快就愈合了,不禁再次啧啧称奇起来。

“喂。我可是因为你,头上的角又失去了愈合的机会,而且伤得更重了。要回去更麻烦了。”龙指了指自己的额角,“我要靠着你养伤。”

王耀理了理自己的衣服,紧了紧包袱,转头看着龙,露出一个笑容:“好呀。你有什么需要的?”虽说是龙要还他人情,但毕竟他又受了一次伤,怎么说养伤这种事情王耀肯定要负责。

“我需要宝物,很多很多的那种。——不过我想你也没有。或者草药、灵丹妙药之类的,无论有没有毒都没关系,这个你应该不缺。”龙双手画了一个大圆,“最好是靠近中原的,从我的方面来讲比较中性的那种。”

“中原吗……”王耀摸了摸鼻子,转了转眼珠思考了一会儿,“北地沦陷,那里已经靠近前线了,太危险……算了,那我们去吧。”王耀从包袱里头拿出一张手绘的地图,“那就往那条路走吧,先到邺城去……别给我惹事儿,那儿军队很多的。你闹的动静已经够大了,我可不想被人盯上……不过好像盯上我的人已经很多了……随便吧。”

“好~”龙听着王耀一边走一边自言自语,忙不迭地点着头,快步跟在王耀身后。紧接着他忽然想起了什么,抬头看向满天乌云,不满地皱了皱眉头,像是在玩游戏一样打了个响指。刹那间,乌云尽散,朝晖满地,无论是谁一看就知道这是有什么人在背后操纵的。龙得意地挑起眉毛,给自己比了个大拇指。

王耀无奈地叹了一口气,真是的,一定要搞这么大动静吗。不过,随他开心吧。王耀笑着瞥了一眼跟在后头极其兴奋四处张望的龙,迎着朝阳,朝着下一个城市而去。



评论(8)
热度(45)
© CHvi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