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我血荐轩辕。







主aph,fate,凹凸
推耀、黑三角、联五、金闪闪,嘉德罗斯

cp向:耀all,嘉all,闪all本命。黑三角内不明显互攻;嘉瑞嘉无差。咕哒闪无差亦可。
国设极东红星爱情向不动且拒。
其余随便,不挑。

头像是wlop的!我爱他一辈子!

【天然呆组】

 @戚少白。有缘再见。 

1.天然呆组,学院首席耀×实战中不敢动手的废柴伊,前期伊单箭头耀
2.星际背景,没有abo,没有abo,没有abo,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3.对科幻不是很在行,我已经尽力了,你们瞎看看就成
4.写完了这个突然想写网游了,药丸
5.这篇发出来了那么然后我大概会颓一阵子,六月中旬考完回来,不排除诈尸可能

01
“所以说——为什么小耀要和那个年段倒数第一的家伙搭档啊——”
从小和王耀一起长大的俄罗斯人兼一直以来王耀的固定搭档伊万·布拉金斯基在看到公布出来的名单之后几乎想要揪出那个编写名单的人然后胖揍一顿——当然事实上他也这么做了。
始作俑者阿尔弗雷德也是很无奈的样子:“上头规定,年段第一和年段倒数第一要做搭档。否则hero就把耀和我安排在一起了,哪儿有费里西安诺和你的事……”
“闭嘴!”
伊万一把从阿尔弗雷德的桌上抽出费里西安诺的档案,看了一会儿然后冷笑一声。
“不是我嘲笑他,好歹他的身体素质A级,精神力SS级,居然每次年段排位都是倒数第一,还能在每次实战任务中活下来......哦,多亏他的好搭档——万尼亚该说这个家伙的幸运值还是挺高......不,等等,这是高到一定境界了吧,居然在淘汰阶段每次都卡在被退学的门槛上不被刷下去。”
王耀不知什么时候推开门进来,悄悄在旁边看了一会儿,然后说:“啊……这次你们有机会拿第一了呢。”
“你的语气能不能不要这么欠揍。”阿尔弗雷德无奈地笑笑,“本来还想动点小手段和你试一试全远程封锁强攻战术来着。”
王耀的机甲属于控制系,安装了许多限制敌人的能力极强的武器,比如多重自动火力线,远距离定点爆破,电磁干扰之类的,真正有极大杀伤力的不多。阿尔弗雷德作为远程攻击系机甲的操控者,早就想着和王耀合作,王耀划定一块区域,敌人无法突破,他再远程来一波火力一下带走,效率可以说是高得不行。可惜王耀一直是和伊万合作,这次好不容易有了机会,又被临时下发的规定横插一脚,阿尔弗雷德也可以说是非常郁闷了。
“总之我先和他接触一下吧。能操控高速型——操控难度比速度型更上一层的机甲的人,应该不会拖我后腿才是。”
王耀挥了挥手中的档案,让光脑查了一下费里西安诺的位置,朝着他所在的地下训练室的方向过去了。

02
穿上了强度最高的保护服,王耀踏进空旷的训练室——与其说是训练室不如说是训练场。一架暗蓝色的机甲以令人难以置信的速度飞速移动着,汹涌而来、用来训练的弱小虫族被机甲所装载的等离子炮一发一个,灰飞烟灭。
“奇怪了。这水平也不低呀……”王耀调出他的所有在校资料,果不其然,训练和测试的成绩,费里西安诺都是名列前茅,甚至曾经达到的瞬间极限速度与年段前五的弗朗西斯保持五分钟的极限速度几乎持平。虽然还是有点差距,但已经是很高的水平了。
再看实战成绩,可以说是惨不忍睹。组合还好,年段居中,但是论单人成绩……不得不说费里西安诺的搭档真是辛苦了。
所以这家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沉浸在自己思绪里的王耀没有注意到费里西安诺已经停止了训练,他从驾驶舱里跳出来,凑到王耀身边,“ve?”
“??!!!!”王耀吓得后退一步,然后看到费里西安诺那张满脸疑惑的脸,才稍稍放松下来。
“你好。”王耀朝他伸出手,“我是你这次实战的搭档,王耀。”
“诶。”费里西安诺像是刚刚睡醒一样——其实他刚刚还在操控最需要集中精神力的高速型机甲,“是年纪首席王耀,吗?”
突然,费里西安诺好似意识到了什么,突然站得笔直。
“你!你好!我是费里西安诺!”
王耀伸着手,看着面前站着军姿脸有点微红的费里西安诺,有点尴尬,不过还是稍稍把手往上抬了抬。
费里西安诺连忙握住,“很,很高兴认识你!!!!”
“我也是。”
王耀情不自禁地轻轻按了按他的手心,一点汗都没有,看上去根本不像刚从紧张状态中脱离出来的机甲驾驶者。要知道,王耀这类经验丰富的驾驶者,在完成一系列高难度的操作后,体力和精神力会被大量消耗,心率也会明显加快,手心出汗也是常有的事。而刚刚完成了同样高难度操作的费里西安诺,这样劳心劳力的操作却似乎对他并没有任何影响。
王耀眯了眯眼睛。
心理素质真高。

03
“这个星球的危险程度是A级,可以说是实战训练中最高难度的星球之一。在这里,是有可能正面遇上虫族军队的。”
没过几天,经过短暂的磨合后,一群人踏上星舰,经过一个星期的旅程,最后在95号星球降落。王耀打开光脑,阅读着里面校方和军方共同提供的资料。
“唔……”费里西安诺调低了自己机甲的速度,让王耀能够跟上他,然后在王耀的邀请下,把自己的视角和王耀的连在了一起,“这样的视野……我的天哪,不愧是第一控制系机甲,”
方圆百里,任何风吹草动都逃不过两人的眼睛。
王耀转着视角,然后说,“那边的虫族好像多一点,我记得这次我们的目的是猎杀尽可能多的虫族吧。”
“嗯。”费里西安诺点点头。
“那我们走吧。”王耀絮絮叨叨地开始说,“待会儿过去我先用火力线封锁住它们的逃跑和进攻路径,然后限制住它们。你的速度挺快的,十分钟可以解决吧?”
“我。”费里西安诺似乎极其不好意思的开口,“我还没有在实战中动过手,所以我不知道。”
刚刚用诱导阵把一群虫族引过来的王耀准备设置火力线的手一抖。差点画歪。
“喂喂,你没搞错吧。”王耀的声音有点发抖,“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你不是主力难道想靠我一个控制系刷分?这里可不是训练场。”虽然王耀事先有过准备,多搭载了一些攻击类的武器,但从来没想过费里西安诺居然一点都不出手。
“我……我也没有办法……”费里西安诺的声音低了下去,听不清他说什么了。
王耀深吸一口气,画完了火力线,等虫族消耗的差不多了,就放了一个自己少数的攻击力强悍的技能。同时,伊万那头收到消息,和搭档商量一下,又通知了一下阿尔弗雷德他们,就往王耀这边赶过来。
可惜,赶到的两人扑了个空,王耀和费里西安诺不知道去了哪里了。

04
“你的运气还真好。”王耀从驾驶舱里跳出来,看了一下面前的悬崖,他说,“被虫族将领追杀跳下来,居然还能活着。”
“可惜的是机甲进入休眠了呢。”费里西安诺摸了摸自己暗蓝色机甲的外壳。
“毕竟是高速型的。本来就比较脆。”王耀开口,“不过我大概也没有资格说你。”王耀看了看自己也陷入休眠期的机甲。
“那么我们现在先找点吃的吧。我的野外生存训练分数还是挺高的。”费里西安诺自顾自地说着,带着枪走得远了一点。
“……”
等到费里西安诺烧好悬崖底下的第一顿饭的时候,王耀才意识到所谓挺高的分数还是太谦虚了。
“好吃。”王耀作出总结性发言,对费里西安诺的好感无限升高。
“是吧。”费里西安诺靠着自己的机甲,沉默了一会儿,然后问,“机甲的休眠期什么时候结束?”
“快了。”王耀看了一眼指示灯,“你的再过一天,我的大概三天左右吧。”
“呼——最好这个时候别再碰到虫族了。”
费里西安诺长吁了口气。

05
两天的相处,王耀和费里西安诺也算是同甘共苦,除了王耀对费里西安诺无法在实战中对虫族下杀手这件事有点介怀以外,倒是没有什么不满的。费里西安诺也很识相地不提这事,耐心等着机甲休眠期过去和伊万他们会合。
半夜,一声雷响,王耀若有所感,翻身爬起来朝外看,密密麻麻的虫族不知何时出现在这里。
“费里西安诺你还真是乌鸦嘴。”王耀咬牙切齿地骂了一句,拉着费里西安诺翻进自己休眠期还未过去的机甲的驾驶室里,开启了防御状态用来抵挡汹涌而来的虫族。
费里西安诺的机甲属于高速型,比较脆,就算是最坚固的驾驶舱也肯定挡不住虫族。王耀的就不同了。王耀机甲的设计师曾经亲口和他说,如果他那极限防御值堪比高防系机甲防御值的机甲驾驶舱被破坏,那他也不用逃了,妥妥的死。
驾驶舱容纳一个人绰绰有余,两个人就有点逼仄起来。休眠期的机甲不能移动,但是开个视角还是可以的,于是王耀半抱着费里西安诺,伸手开了视角,静静看着。
从四面八方传来沉重的撞击声和咬啮声,咯吱咯吱令人头皮发麻。王耀面不改色,自顾自地转动着视角,费里西安诺一张脸却已经白的不行。
“唔……你的机甲上有隐匿涂层吧,居然没有虫族盯着。”王耀很想嗑一把瓜子,但是手边却没有,只能装作正在吃东西的样子来安慰自己。
“嗯?”王耀好像看到了什么,突然坐直,然后脸色难看起来,他说,“里面是不是有一个……高级的?”
费里西安诺看过去,然后僵硬的点点头。
“是的。”
一声比之前都巨大的撞击声响起了。随之而来的还有金属被腐蚀的声音。王耀终于变了脸色。
“这次要gg了。”
被动防御不可能成事。
学校上课曾经教过这一点,王耀没遇到过这种情况,费里西安诺也没遇到过,于是两个人开始大眼瞪小眼。
“你的机甲好了没?应该可以逃出去吧。”费里西安诺问。
“tan90度。”
“啥?”
“不存在的。”王耀摆摆手。
费里西安诺沉默了一会儿,说:“这样下去会死的吧。”
“嗯。会的。”王耀说,语气没有一点波动。

06
最后虫族将领还是没有成功打开驾驶舱,它失望地走远了。于是两个人终于撑不住,睡了过去。
睡梦中的王耀迷迷糊糊感觉到费里西安诺好像走了,不过并没有做出什么反应,身体不听使唤的怠惰着一根手指头都不愿意动。
大概被他算计了。
王耀想起了费里西安诺从口袋里掏出的那管营养剂。
醒过来看向外面的时候,暗蓝色的机甲不见了,王耀心里有点失望,不过更多的还是高兴,高兴费里西安诺能逃出去。如果他可以出去,自己死在这里也没有关系吧。
唔?
王耀躺在驾驶座上,目光空洞地望着头顶。
为什么会有这个想法呢。
王耀还没有思考出结果来,外面的巨响就吸引了他的注意力。他望过去,然后睁大了眼睛。
暗蓝色的机甲在密密麻麻的虫族灵巧穿梭着,每一道流光就带走许多虫族的生命。
王耀刚喊了一声好,很快的,就说不出话来了。
高速型机甲遇上强力型高级虫族,在没有搭档的情况下只有一个死字。哦,其实费里西安诺是有搭档的,王耀嘛。不过现在看来这个搭档和没有也差不了多少。
休眠期的机甲还有五分钟就可以结束休眠。
王耀看了看显示屏,然后又看向外面,手捏紧成拳。
【距离休眠结束还有四分钟,开启机甲互联功能。】
一声提示响起,王耀迫不及待地和费里西安诺的机甲连接上,尽自己所能帮助他。
可惜收效甚微,暗蓝色机甲一次又一次被撞翻在地上,随着隐匿涂层一点点损坏,更多低级虫族扑上去。
【距离休眠结束还有三分钟,开启通讯功能。】
“费里西安诺!!!你怎么样!!!”王耀半站起来,头顶撞到机甲,一阵剧痛传来,让人头晕目眩。
“……”
那头沉默了好一会儿,然后才出了声。
“王耀——”
“我在。”
“耀……”费里西安诺似乎极为疲惫,但是暗蓝色机甲丝毫没有慢下来的迹象,反而愈来愈快起来,“我大概要死了。”
“再撑三分钟。”王耀看了一眼显示屏,说:“我这儿的休眠期要过去了。你一定可以的。”
“我不知道。”
费里西安诺感觉手心出了点汗,不知道是因为死亡在即还是因为自己接下来要说的话——再不说,可就没有机会了。
“首席先生。”费里西安诺第一次在王耀面前用了这个称呼,“我喜欢你。”
王耀听得清楚不过,因此大脑立刻当机,条件反射地问了一句,“为什么?”
“喜欢你的理由,因为是你,那就是你。”费里西安诺说,“除了这个还有别的理由吗?”
【距离休眠结束还有两分钟,开启部分武器。】
王耀像疯了一样把自己所有的能用的武器、子弹、炮弹一股脑地全部发射出去。虫族的进攻被打乱,随即又重新聚集起来。所有攻击像是打入了大海,无法阻挡它的波澜。
【距离休眠结束还有一分钟,开启全部武器。】
费里西安诺的机甲开始报警,他把手放在操控盘上,却没有任何动作。他还记得入学典礼的时候,王耀作为新生代表发言时说过,“作为一名机甲驾驶员,就算是死去,手也得放在你的操控盘上。”
【能源不足,能源不足。】
提示音越来越急促,最后化为尖锐的拖长音,就像是心率检测仪上伴随着那一道直线响起的声音一样。
虫族巨大的身躯压上暗蓝色的机甲,机甲上隐隐有了裂痕。
“如果我能知道原因的话就好了,那就能找到不喜欢你的办法了。”费里西安诺轻轻的声音响起,机甲破碎的声音和虫族的尖啸声成为杂音一道传过来,几乎让王耀发疯。
王耀从未觉得一分钟如此漫长。
【休眠期结束,可以行动。】
王耀立刻启动机甲窜出去,一瞬间的极限速度直逼速度型机甲,正当虫族打开费里西安诺所在驾驶舱准备美餐一顿的那一刻,王耀横插一脚,把费里西安诺带走了。
干扰阵,诱导阵,冲击波,一个又一个限制性的攻击硬生生将怒火中烧的虫族拦下,同时,伊万和阿尔弗雷德的支援终于赶到,属于王耀那来自俄罗斯的挚友的银白色的机甲在漫天炮火的掩护下冲入虫族大军之中,一往无前如入无人之境。
王耀紧绷着的精神终于放松下来,他晕了过去,手依然放在操控盘上。

07
费里西安诺在医院醒过来,他眨了眨眼睛,脑子仍然没有转过弯来。
“真不知道你有什么好的值得他这么拼。”一个金发碧眼的男人站在他病床边,穿着白大褂,大概是医生,“最后的攻击和移动操作突破身体和精神极限,估计得很久才能恢复过来。”
“你……说谁?”
“当然是王耀那个蠢货了。”英国人冷哼一声,转身走了。
“他就是这个脾气,不用管他。嘴上不饶人而已。”弗朗西斯突然开口——他刚刚站在费里西安诺视线的死角,“王耀的病房在你隔壁,你的身体状况允许你去看看。”
“嗯。”
费里西安诺下床,向右走到隔壁看了看,躺着的是个女孩,于是他摇摇头换了个方向。透过窗玻璃,可以看到王耀躺在病床上和两个人说着什么,其中一个戴眼镜的人发现了他,于是拉着另一个出来了。
“王耀。”他叫了一声。
病床上的人抬头看向他,费里西安诺局促不安地握着自己的衣角。
啊,手心又出汗了,真是糟糕。
“喜欢你的理由,因为是你,那就是你。除了这个还有别的理由吗?如果我能知道原因的话就好了,那就能找到不喜欢你的办法了。”
王耀缓缓地开口,慢慢说出了这一句话,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在那样的情况下清楚地记得的。费里西安诺脸一红,更加不敢说话了。
“单恋很辛苦吧。”
不辛苦!如果是你就一点都不辛苦!费里西安诺在心里默默反驳着。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复你。”王耀很无奈地笑起来,费里西安诺见过这个笑容,往往是在拒绝别人的时候,一瞬间如坠冰窟。
“不过,我很愿意试试。”
王耀这么对他说,然后握住了他的手。

评论(6)
热度(150)
© CHvi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