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我血荐轩辕。







主aph,fate,凹凸
推耀、黑三角、联五、金闪闪,嘉德罗斯

cp向:耀all,嘉all,闪all本命。黑三角内不明显互攻;嘉瑞嘉无差。咕哒闪无差亦可。
国设极东红星爱情向不动且拒。
其余随便,不挑。

头像是wlop的!我爱他一辈子!

【2017七夕/耀朝】

1.好茶,耀朝
2.没有文笔,瞎写
3.迷之矫情





上天让我们习惯各种事物,就是用它来代替幸福。
——普希金《叶甫盖尼·奥涅金》

01
当亚瑟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很晚了。

他在楼道内重重地跺脚,声控灯毫无反应,他咒骂一声,慢慢地走上楼。

黑暗中,亚瑟在公文包内好一阵翻找,才终于找到夹层里的钥匙,拿它开了门。

房间里很安静,黑漆漆的一片,他把鞋子踢在玄关处,却没看见拖鞋,于是只

穿着袜子走进屋里。

好冷——

亚瑟皱了皱眉,在沙发旁边找到了叠在一起的一双拖鞋——啊他今天早上是在客厅换的鞋子结果忘记放好了。

然后他走到厨房,电热水壶里不出意外的完全没有水,他往里面倒了点自来水,打开电水壶的开关,靠在一旁一边玩手机一边等水烧开。

——亚蒂你为什么一定要喝热水啊?

阿尔弗雷德的问话突然响起来,随后他被弗朗西斯用手肘撞了撞,示意他别再说话。而自己尴尬地笑笑,说:“没必要专门给我热水的,我喝冷的也没关系。”

餐桌上被倒空的外卖盒还是七零八落地散着,断成几截的面条黏在瓷碗上——这是他的中饭,还没来得及洗碗,他就被阿尔弗雷德拉走了。

他把手机塞进口袋里,走过去把塑料盒扔进垃圾桶,然后拿起瓷碗和叉子。

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是他给弗朗西斯设定的特殊铃声。

到时候洗碗就不能碰手机了,万一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还是早点知道比较好。

他这么想着,从口袋里拿起手机滑了一下。

电话那头的弗朗西斯只说了一句话,却让亚瑟彻底懵住,手中的瓷碗当啷一声掉在地上碎成几块。

——亚瑟,王耀回来了。

一旁的电热水壶发出尖锐的鸣声,几乎盖住弗朗西斯疑惑焦急的问话声。
亚瑟转头看着提示灯一闪一闪的电水壶,舔了舔干涸的唇,却没了喝水的欲望。

我没必要喝热水。

就像我没必要和王耀在一起一样。

我已经习惯没他的日子了。


02

“我就不去了。”亚瑟这么拒绝着弗朗西斯的邀请,“我那天还有事情。”

法国人沉默了一瞬,然后试探着说:“可我……还没说是哪一天啊。”

“……总之我不会去的。”亚瑟挂了电话。

不得不说这场聚会,他的确有点动心。毕竟是王耀亲自下厨,还不收费,这可是难得的机会。但他知道这不过是弗朗西斯他们想撮合他们两个复合而撺掇王耀办的饭局而已。他既然下了决心不会再和王耀在一起,就会尽量地远离他。
都三年了。

他用了三年去忘记他,去习惯自己一个人,怎么可以功亏一篑?!

“只是暂住而已。”王耀站在他门口,露出一个讨好的笑容,“一个月。一个月之后,这里的事情办完我就会走。”

亚瑟警惕地看着他。

“你买菜烧饭。”

“好。”

“你打扫卫生。”

“好。”

“你……”亚瑟不说话了,认输一般侧开身,“进来吧。”

王耀笑弯了眼,拖着行李箱走进来。

“这里还真是一点都没变呢。”王耀看了看这间公寓,走进厨房的时候看到了垃圾桶,“你就吃外卖?”

“偶尔会出去吃。然后还会自己烧点。”亚瑟靠在厨房的门上,高声回答,“不用你瞎操心。我觉得现在的情况很好,我已经习惯了。”

“嗯……好。”王耀若有所思地看着那些外卖盒。

三年前,王耀和他还在一起的时候,一天三餐花样百出,一个月之内除了早餐以外几乎就没有重样的菜色。现在的伙食条件,比起那个时候,差的可不是一星半点。

亚瑟开始怀念起了王耀的手艺,不过也只是一瞬间而已。

“喂。”他喊道:“饭是你烧没错吧。”

“是啊。”王耀应了一声,“不是说好了吗?”

“你不许敷衍啊。”亚瑟似乎还是担心的样子,又加了一句,“绝对不许。”

王耀忍着笑意的声音响起。

“好。”




03

今天亚瑟依然加班了。

在小区内抬头看,自己的那间公寓亮着灯。好像有一个人站在阳台上,但一晃眼,那人就不见了。

大概是错觉?

亚瑟这么想着,推开了自己那栋楼的大门。

结果灯还是没有修好,楼道间里黑漆漆的一片。

“亚瑟?”

好像有人在喊他。

“亚瑟·柯克兰?”

是王耀的声音。

“啊,是我。”他回答道。

王耀的声音拔高了些许:“楼道的灯还没修好吗?”

“没有。”亚瑟摇了摇头,“你去报修?我嫌麻烦。”

“……好啊,我明天就去。”

走到自己那层楼,本来亚瑟还想着自己的钥匙又丢到哪里去了,却看见门早就开着,王耀站在门口朝外探头,看到他的时候笑了起来。

“回来啦?”

“嗯。”

王耀的工作并不是需要朝九晚五去公司打卡的那种,待在家里就成,所以从前他们交往的时候家里的事情都交给王耀来做。

拖鞋好好地摆在玄关,餐桌上干干净净,没有外卖盒,也没有还残留茶渍的杯子。王耀给他留的晚饭放在盘子里,被摆在微波炉旁边。

“我帮你热饭?”王耀虽说是用询问的语气,却不容他拒绝,把盘子放进微波炉里按下了按钮。

亚瑟看着他一气呵成的动作,问他:“万一我已经吃过晚饭了呢?”

“我知道你没有。”王耀头也不回的回答他:“不要问我为什么知道……我就是知道。”

“这是什么奇怪的理由啊……”

亚瑟喃喃道,一股熟悉的感觉从他心头涌起。

有人会在他晚归的时候给他留一盏灯,会隔着黑暗的楼梯间和他隔空喊话,会给他留着晚饭,会帮他去报修楼道里面坏掉的灯。有人会帮他拿在书展里买到的书,拎着装着许多书的袋子,把地铁上的座位让给他,自己站上将近十站。有人会宠着他,有人会让他任性让他随意地去做他喜欢做的一切事情。

就连当初分手,也是因为他说想要自己一个人生活才会最终演变为分手的。

那个时候他夜不归宿,他在酒吧鬼混,每次每次都被王耀从那些灯红酒绿的地方带回来,然后在午夜寂静的大街上歇斯底里地大吵一架。

“亚瑟,你这是在威胁我。”王耀的面目几乎扭曲,他双手死死扣住亚瑟的双臂,“是不是如果我不同意,你还会继续?”

“对。没错。”三年前的亚瑟这么直视着王耀的眼睛,“我不会成为一个作息规律的’好人’。待在你身边我一点都感受不到自由,我想一个人,我只需要一个人。”

他们这样纠缠了三个月,最后先妥协的还是王耀。

分手的那天,王耀疲惫地坐在沙发上,灯也不开。亚瑟在凌晨回到公寓,被他叫住。

“如果你不习惯一个人生活,那你就能回到我身边。”三年前的王耀将头搁在他的肩膀上说,“如果你习惯了一个人生活,你说不定就不会回到我身边。”

“亚瑟。我希望你能和我在一起,但却又希望你就算一个人也能好好的,我希望你高兴。”

“如你所愿,我们分手吧。”




04

“和王耀在一起,我很幸福。”

亚瑟曾经说过这样的话。

王耀的体贴,王耀的理解,作为一个恋人来说,足够优秀。而在作为友人的时候,依然恰到好处。但是,作为曾经的恋人,亚瑟偶尔也会不可自拔地将现在和从前联系在一起,回想当初的一切。

他们在一起,互相扶持,互相宠溺,每个人都是对方重要的另一半。

亚瑟现在的习惯,很多都是王耀潜移默化影响的。

比如喝热水,比如在中午时吃面食,比如穿上袜子睡觉……以及等等等等。

离开王耀之后,他开始习惯在家里吃饭的时候叫外卖,习惯了黑暗的楼梯间,习惯了冷冰冰的公寓,习惯了回家时自己烧水,在等水开的时候玩手机。
这些习惯那么理所当然,可这些习惯与从前相比起来显得那么冷冰冰又毫无人情味。

他应该习惯不了的。

可是上天让他习惯这一切。

一个习惯戴着围巾的俄罗斯人曾经告诉他,他的祖国有一个诗人这么说过:上天让我们习惯各种事物,就是用它来代替幸福。

然后这个俄罗斯人把脸埋进围巾,朝着他笑——亚瑟看不见他的唇角是否翘起,但那双紫色的眼睛的确眯成了月牙。

“亚瑟,你已经听从上天,用习惯代替幸福了。”

亚瑟能承受失去,但他是否能够承受失而复得后再一次失去?

亚瑟也不知道。

三年太长,一个月太短。

他只希望时间能过的慢一点,再慢一点。



05

王耀挑在七夕这一天离开,不知道是出于巧合,还是故意,总之亚瑟觉得这个日子充满了十足的挑衅和讽刺意味。

他问亚瑟:“要不要去机场送我?”

“我不想去。”亚瑟垂下眼看着手机,“回来要一个多小时,多烦。”

“也是。”王耀眼中的光芒黯淡了一瞬,然后点了点头。

机场。

弗朗西斯问王耀:“成了没?”

王耀摇头。

法国人叹了口气:“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既然你要走了,那么祝你一路顺风。”

王耀把手机关机,塞进口袋里:“这次走,大概就不会回来了。”

“如果亚瑟……?”

“一个月了。”王耀拉着行李箱离开,“如果他想,不会拖这么久。我们都知道,他的傲娇,并非把所有事情憋在心里不说。”

目送王耀上了飞机,弗朗西斯叹了口气,转身离开。

他还没走几步,手机突然响了,是亚瑟的电话。

“王耀呢?为什么他的手机关机了?”

弗朗西斯目瞪口呆的样子,最后苦笑着说:“已经上飞机了。”

“……好的,我知道了。”亚瑟顿了顿,一股苦涩漫上他舌尖,“你代我给他发个消息。就说我……祝他一路顺风,前程似锦。”

“好。”

亚瑟挂了电话,呆呆地站在机场大门口。刚刚送他来的出租车司机问他:“怎么了?怎么不进去?”

“没什么。”他说,“带我回去吧。我要见的人已经走了。”

司机似乎能感受到他沮丧的心情一般,也叹了口气,然后说:“来吧,上车。后面的车催得紧。赶紧。”

亚瑟打开车门坐进后座,在轮胎与大地的摩擦声中慢慢闭上眼睛。

习惯代替幸福。

寂寞代替王耀。

亚瑟这么想着,泪流满面地给自己补上了三年前就应该说给自己和王耀听的那句话。

分手快乐。

评论(24)
热度(84)
© CHvi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