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我血荐轩辕。







主aph,fate,凹凸
推耀、黑三角、联五、金闪闪,嘉德罗斯

cp向:耀all,嘉all,闪all本命。黑三角内不明显互攻;嘉瑞嘉无差。咕哒闪无差亦可。
国设极东红星爱情向不动且拒。
其余随便,不挑。

头像是wlop的!我爱他一辈子!

【王族组】(是王弟和王)

王弟×王,微量法斯大三角
建立在目前动画和部分漫画的基础上
爬墙第一作+交易产出请多多包涵?
不知道打什么tag就这几个吧,求人给我科普这俩组名

没人给我科普我就自由创作了(。

阿克雷亚兹实在是不能理解为什么姐姐会执意让他把“骨”——似乎是叫法斯——给送回去。但他想,姐姐这么做一定有她的道理。她是那样特殊且被护佑,她是阿德米拉皮利斯一族的王,她在月球上也是唯一一个保持正常的族人。她或许不强大,但她一定最为特别。

虽然这样的特别并不总是象征着正确,但在这件事情上——对于他来说,这种小事,是不必耗费他太多精力以至于达到他为此感到厌烦的程度的——阿克雷亚兹还是很乐意迁就她并满足她的愿望。

温特利克斯斯没有开口,但他还是决定折下了自己贝壳的一部分给那个支离破碎的“骨”,就当是一点小小的补偿了。玛瑙,应该是足够了。

温特利克斯斯在月人的攻击下断掉了右臂,或者说是右臂中的水分被蒸发然后那透明柔软的手臂萎缩了。虽然温特利克斯斯立刻需要一个地方好好恢复,但她还是和阿克雷亚兹窝在沙子里直到看见辰砂将法斯带走后,才慢慢地离开了。他们的目的地是他们一族曾经的栖息地,如今早已经面目全非。

阿克雷亚兹在和温特利克斯斯在海水中慢慢地向着那个被称之为家的地方前进的时候,没有人发出声音。阿克雷亚兹的移动速度其实要比后者更快一些,但不知道是出于习惯或者是别的什么原因,他还是顺从地、亦步亦趋地跟随在温特利克斯斯的身后,细长的触手在水波中不安地扭动挥舞着,最后慢慢变得平静下来——他感受到了熟悉的气息。

阿德米拉皮利斯一族的王城正伫立在那里,唯一保存完好的只有中央的主楼,其余皆是残垣断壁,甚至月人的箭还留存在此处,一切都像是他们离开家乡时的样子。然而此刻,这里再无从前热闹的样子,无论是王族还是整个族群,都只剩下它们两人了。

这是幸运吗?阿克雷亚兹这么问自己。事实上,这样的独处在很长一段时间中对他来说都是不折不扣的折磨,但这个时候,他已经不知道自己到底对这个族群、对于自己的姐姐抱有怎样的感情了。

 

阿克雷亚兹和温特利克斯斯在一开始的关系并不好。这个一开始,是从阿克雷亚兹能独自行动的那一刻起就开始计算的。温特利克斯斯在看见阿克雷亚兹吃掉了她份例的点心后,第一次打消了做一个好姐姐的想法。而之后慢慢成为一个只知道吃的战斗狂的弟弟,更是让她恨不能敬而远之。就连两人的父母从中调解,亦不能缓和他们之间的关系分毫。

姐弟的矛盾在他们的父亲退位时爆发。

“ 居然是姐姐吗?”阿克雷亚兹很是不满地抱臂,挡在了温特利克斯斯和父亲中间,“我不认为她能胜任王这个职位。”

“你不认为,不代表她不能。”父亲将手放在阿克雷亚兹肩头,显得有些吃力——这位卸任的王已经老去了,而阿克雷亚兹正是最好的年纪,“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是作为王,不能只拥有强大的武力。你们都是有能力的孩子,但是阿克雷亚兹,你姐姐比你更适合这个位置。”

“作为王,你要把你自己献祭给这个王座,献祭给这个族群。可是阿克雷亚兹,你真的愿意这么做吗?”

阿克雷亚兹张张嘴,没有说话,然后转头看了看温特利克斯斯,她的姐姐也正看着他,长长的裙摆在水中飘动。

可是不得不承认的是,温特利克斯斯看上去的确比阿克雷亚兹能做的更好。平心而论,他并不能做到每天早起就处理公务,日常有一小时的时间巡视王城,工作到天色完全变暗的时候才结束。有的时候有些突发事件,她甚至赶不回来吃饭。一开始阿克雷亚兹毫无负罪感地将她的那一份吃掉,再后来,当他某一次看到温特利克斯斯因为没有按时吃饭空腹高强度工作而痛到说不出话来的时候,他就再也不这么做了。偶尔还会亲自带饭过去,和温特利克斯斯随便找一个能坐下的地方解决掉那一份食物。

如果世界上不存在月人,那么这样的生活会一直持续下去,他们的关系也会一直不远不近直到其中任意一方死去为止。可是迄今为止,平静却偶有波澜的生活因月人的到来而终止了。月人们掀起滔天骇浪,就连海底都未曾幸免。阿德米拉皮利斯一族,从最深的海底来到最遥远的天顶,被月人饲养着。

到达月球之后,唯一能保持清醒的唯有温特利克斯斯一个。阿克雷亚兹是最后一个失去意识的族人,那个时候温特利克斯斯伏在巨大化的他身边,手贴着他,“你还能听见我说话吗,阿克雷亚兹?”

他叫了一声姐姐,随后就陷入了无边的黑暗之中。混沌像是从海洋最深处席卷而来的洋流一样,将他拖入深渊。

这样的感觉让阿克雷亚兹想起了他小的时候,曾经被洋流卷入极深的深渊。深渊寒冷且黑暗,发光的水母好奇地看着他慢慢坠落下去,光明越来越远。细长的触手试图攀住岩壁延缓下落,但没有一次是不失败的。

深渊很安静,就连水都仿佛凝固着,就好像被厚厚的冰层包围,每个字都被寒冷吞噬,阿克雷亚兹已经发不出声音来了。强大的王族第一次如此接近永恒的死亡。

 

是谁把他救上来的他已经不记得了,即使有人告诉他,救他的是他的王姐,他也并不相信。在他看来温特利克斯斯实在是太弱了,怎么可能深入那样的深渊并且把他救上来呢——何况他们的关系本也就没有要好到可以为对方付出生命的地步。

在月球上唯一一个保持正常的温特利克斯斯被好奇的月人研究了一段日子,但很快就发现她其实并没有什么从生理上来说特殊的地方。而温特利克斯斯此时也向月人提出了交易请求。

——我用磷叶石,来换阿克雷亚兹。

幸运的是,这场交易由于阿克雷亚兹的暴走而出现了偏差。法斯没被带上月球,而阿克雷亚兹也恢复了正常。温特利克斯斯有些歉疚,而阿克雷亚兹则一眼看出了这一点,留给了足以让法斯恢复双腿的玛瑙——他希望他与姐姐能就此与“骨”们切断联系,老死不相往来直到自己的身体腐烂在这海洋里。

进入冬天后,阿克雷亚兹的精神状态明显地差了起来。随着他开始重新回到原来的生活,他开始想起那段被他忘记的在月球上的记忆。

“我像一个暴食者,姐姐。”阿克雷亚兹试图拥抱温特利克斯斯,后者身体僵硬着被他拥抱——就像是体内的水都结成冰,“我吃了很多「骨」,所以我的贝壳中有如此多的玛瑙;我想我也吃了……吃了族人,那个时候我闻到姐姐被月人袭击时的味道,真的是感觉,感觉到食物就在身边……”

“你不会想听我骗你的,是吗?”温特利克斯斯轻声地安抚着他,却迟疑着,才将手放在他背上:“你早就到了该为自己所做的一切负责的年纪了。”

“……请告诉我。”

“你吃了他们。”温特利克斯斯无比迅速地回答道:“我就在旁边看着,他们被你吞噬。火焰在他们身上燃烧,最后连同他们的生命一起在你的体内熄灭。阿克雷亚兹,你吃了他们。”

他实在是觉得,姐姐是永远不可能原谅自己的。作为一个姐姐,温特利克斯斯尽职尽责,既放纵又严厉,甚至曾经亲手切断过阿克雷亚兹的几根触手——为了惩罚他对平民的欺压行为。因此她作为王,是绝不可能再向他投以任何的有关谅解的感情了。

温特利克斯斯,他的王姐,将她自己献祭给这个将来可能不复存在的族群,从肉体到精神,再没有任何一点是不为其而活的。而最后的任性被她留给了法斯——这个本可以再作为诱饵引诱月人前来的“骨”被她送回,她甚至亲自看着法斯被带回,这之后才离开。

阿克雷亚兹不知道自己在此时到底是什么感受。一个相处不久的陌生人得到王姐仅剩的温情,而血缘紧密联系在一起的他们两人却永远被名为“责任”的东西阻隔,带来此的正是那个王座。因此有时阿克雷亚兹会想要将这个族群就此毁灭掉,从此就再无所谓身为王的责任所在了。但往往此时,温特利克斯斯为了这个族群的生存愁眉不展的时候、为了新生命诞生而欣喜的时候的表情总会跃然于脑海中。王姐已经习惯这样的责任了,突然失去,一定会使她失去本就少的真心的笑容吧。想到这一点之后,阿克雷亚兹就会打消自己的自私的念头,甚至想要与温特利克斯斯一同担负这个族群生存的重任。是的,他们一起。

阿克雷亚兹隐晦地表达这样的想法的时候,也总是会被隐晦的拒绝。

温特利克斯斯抱着想要自己唯一的弟弟永远轻松地生活下去的想法,拒绝了阿克雷亚兹的好心,并竭力拉远两人之间的距离。她认为,只要让他意识到两人之间的在性情上的差距之后,就能让他放弃这样的想法。事实于此大致相似,阿克雷亚兹的确觉得自己与姐姐的距离越发遥远,但这并没有动摇他的决心。直到温特利克斯斯与他单独坐下来的时候,严肃而又哀伤地说:“阿克雷亚兹,我已经把我的生命束缚在这里了。王座只需要我一个祭品就足够,请你好好的活下去,不要受任何人的束缚,包括我。”

阿克雷亚兹摇头:“可是姐姐,我的目的正在于此啊。我的心愿就是留在你身边,与你一起被捆绑在王座上,直到我们的尸体被水流从王座上带走。我想和你一直在一起。”

温特利克斯斯落荒而逃。直到三天后阿克雷亚兹再次见到她时,两人都默契地不再提那天的对话,继续着从前的生活。

冬天很快到来了。他们被浮冰摩擦的声音惊醒后就再难入睡,整日浑浑噩噩地在海水中漂流。月人在冬天是绝不会进入海里的,因此他们格外放松。

而终于有一天,月人在他们头顶出现。他们藏身于浮冰之下,听着月人与“骨”的战斗。

“是南极石。”温特利克斯斯下定论说:“冬天只会有他在……他很强大,不用担心。”

他们一边听着战斗的声音一边浮上海面,躲在浮冰的缝隙中窥视。他们看见月人带着南极石的碎片离开,从他们头顶上飞驰而过。法斯声嘶力竭的声音远远传来,伴随着金属断裂与重物坠落的声响,一把黑曜石的刀落在他们身旁。

温特利克斯斯微微偏了偏头:“阿克雷亚兹?”

阿克雷亚兹知道她的言外之意,于是回答她说:“就算是我,也总有做不到的事情,也总有触碰不到的东西。月人对我来说实在是太遥远了啊。”

温特利克斯斯点点头,又潜入了冰层下。

阿克雷亚兹并没有立刻跟上去,而是看着那个远去的黑点,想:

就算月人无法触及,但是姐姐,你的存在,比月球还要遥远啊。


评论(13)
热度(189)
© CHviet | Powered by LOFTER